精书网 > 福气小算仙(上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4 页

 

  什么意思?李氏猛地转头看向陈媄,只见她低头不语,身体抖得厉害,心知有事。

  予菲细看着李氏面相,她鼻大无肉,下庭短小,主晚年运差;脸盘宽大、两腮凹陷,腮部反青黑,主孤苦无依;双颧突出,俗话说颧骨高、杀夫不用刀,此人分明是一脸的寡妇相,可怜陆家老爹娶回此妇,怕是难得长寿。

  更惨的是,生女肖母,陈媄的长相与母亲有八分像。

  予菲笑道:“陆家真冤,养着陈家人,还得任由陈家人打骂?这事儿不公道,回头我得给爹爹说道说道。”

  他们住的地方靠海,这里土地蕴含丰富的盐分,并不适合种稻,种出来的稻米产量很少,所以多数人以下海捕鱼为生,但陆予菲的父亲陆青天生前庭平衡不好,晕船晕得厉害,只能靠祖上留下的十几亩地过活。

  要是在未来,倒是适合种蕃茄,结实累累又多汁,吃起来口感非常好。

  在这种情况下,光靠一个男人要养上一窝女人,压力不可说不重,因此陆青曾经暗示,是否可以把陈媄送回陈家。

  可陈家是个什么东西啊,把陈媄送回去,她肯定会被卖掉,不是为奴婢就是卖到那肮脏地儿,她好歹是从李氏肚子里爬出来的,李氏再没有人性,也舍不得亲生女儿去受这种苦。

  若非如此,陈媄也不会急着在欧阳曜身上下功夫,还不是想早点嫁出门,免得寄人篱下。

  陈媄极会看眼色,寡妇嫁进陆家这些年来,夜里陆青返家,陈媄便早早回房,半点声音不敢吭,乖得像孙子。一到白天,立刻狐假虎威、恶形恶状,把心里的不痛快全往陆家三姊妹身上发泄。

  而陆予菲吃过几次亏后,渐渐学会暗中使坏,白天在继母的虎视眈眈之下任劳任怨,一寻到合宜时机,便在父亲跟前上眼药,惹得家里鸡飞狗跳。

  实话说,两个都不是好货。

  性子是环境造成的,予菲能够理解,可这回牵涉到人命……

  倘若陈媄只是一时意气冲动,做出不可挽回的举动,肯定会害怕紧张,躲在屋里不敢出来见人,哪会杀完姊姊又欺负妹妹?

  可见这个人心黑到无可救药,若是不还上几分颜色,陈媄肯定以为自己无所不能。

  “死丫头,我就知道你贱,成天憋着坏,在你爹跟前唧唧歪歪。好啊,媄媄不能打你是吧?那我这个当娘的就来好好教教你。”李氏扬起手,就要往她脸上甩巴掌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