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姑娘不是赔钱货(下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8 页

 

  「一起回去吧。」他主动牵了她的手。

  她试着将手抽回,想不到他的力气大得很,居然挣不出来,这要让她娘知道,罚写《女诫》写到手抽筋都嫌太轻,会直接拿藤条抽她吧。

  但是,让他握着手的感觉很特别,人晕晕的,像坐在河上随水波摇晃的小船上。

  闻人复与盛踏雪一路上没有再聊什么,转眼马车就到了盛家门前。

  烟氏又等在门口,眼神焦灼,一直到看见闻人府的马车,还有伸出手来向她抓挥的女儿,吊着十五桶水的心才放回原位。

  闻人复和盛踏雪一下马车,烟氏的眼睛就在女儿身上扫来扫去,确定她看起来「完好无缺」,这才想起来该向闻人复致谢。

  闻人复客气的回了几句,又看了盛踏雪一眼,这才回到马车中。

  最后秋水将她遗忘在车厢里的河灯拿过来给盛踏雪,福了福身,走了。

  第十章 好意难忽视(1)

  对盛踏雪来说,那天就像是个不真实的梦境,梦醒了,她该做什么还是做什么,不过,每每看到那放在角落的小狐狸河灯,又会踱过去点点它,或偶尔用掸子替它清一下灰尘,尽管它干净得很。

  由于鸡肉摊子生意火热,盛光耀夫妻俩实在忙不过来,使得本来打算把摊子生意交给烟氏,自己整治香方的盛踏雪只好改弦易辙来打下手。

  这天一家三人正要收摊回家,收拾器具时,盛踏雪眼角余光发现有块灰扑扑的布料在墙角处飘动着。

  她没惊动她爹娘,走到墙角去看,发现一个小姑娘瑟缩在墙角,身上的粗布衣衫又破又烂,头发披散,小脸脏污,嘴唇干裂,竟是许久不见了的阿瓦。

  「阿瓦?」她不是该在盛府吗?

  阿瓦抬起头来,一看见盛踏雪怔忡了好半晌,两行泪顺着脏污的脸无声的滑了下来,形成两条明显的痕迹。

  她喊了声「姑娘」,接着掩脸痛哭失声。

  盛踏雪静静的递出帕子,也不出声劝慰,瞧她这模样,心里肯定是堆了事需要发泄,最好的办法就是让她哭个够,等她哭完应该就没事了。

  她转头去篓筐里拿了竹筒,倒了杯水,待她哭声略停,这才递给她。

  「先喝口水,润润喉,瞧你嘴唇都裂了好几个口子了,有什么事一会儿慢慢说。」盛踏雪的声音坚定,带着股让人信服的韧性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