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姑娘不是赔钱货(下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19 页

 

  所以,他很爽快的把找房子的事情包揽下来。

  八月,丹桂飘香的季节,空气中总有一股若有似无的香甜气息。

  好不容易等到桂花盛开,盛踏雪摩拳擦掌的准备做头油。

  想想,女子一头青丝长又长,想要散发迷人的发香,这一抹下去得用多少头油?

  而脸蛋也就这么一小片,胭脂水粉又耐用,所以头油的赚头远比胭脂水粉大多了。

  且这木樨桂花油远远胜过刨花水,润丝效果没有最好,而是更好。

  因为多了阿瓦帮忙她爹娘,盛踏雪最近就专心一致的捣鼓着木樨桂花油。

  一样是在清晨摘下半开的花,挑拣掉茎蒂后,与香油按一斗花配一斤油的比例放入瓷罐中,再用油纸厚厚的密封罐口,用大火沸水蒸上一顿饭时间。

  离火之后,放在干燥的地方静置十天,让桂花充分吸收油脂,最后,用力攥挤桂花,挤出来的香油便散发着桂花香,这就大功告成了。

  盛踏雪开心的忙着分装,完全不晓得集市里,盛光耀让盛老夫人给叫回了盛府。

  烟氏从盛家人领走盛光耀后就很不安,也不知道这群人又要出什么夭蛾子。

  她抓心挠肺的好不容易等到盛光耀回来,才知原来盛老夫人这回亲自替盛踏雪相中了一门亲事,说是书香门第,家中长子,年纪不大,是个有功名在身的秀才,只要盛踏雪一嫁过去,便是秀才娘子,还说这是百里挑一的好亲事。

  盛光耀没敢对妻子说的是,他要回家时,他大哥拦下他,诉了一堆的苦,说府里开销庞大,说饭庄生意不好,每况愈下,让他看在兄弟分上把白斩鸡的做法告诉他,让他将饭庄的生意重新拉回来。

  他没办法,只能告诉他大哥,煮鸡的事只有妻子和女儿知道,他一无所知。

  最后他大哥把他拉到无人处,伸手向他要银子,他只能把身上仅有的二两多的银子都给了他,却还遭人埋汰,只给这点银子,是把他当乞丐施舍吗?

  盛光耀只能说自己几乎是用逃的逃离盛府。

  「老夫人又把歪脑筋动到踏雪身上?」也才过了几天好日子,怎么又叫人惦记上了?这家人真是拿他们消磨时间、搓圆捏扁?

  「也不能说是歪脑筋,她是踏雪的亲祖母,祖母替孙女相看亲事,是在理的。」盛光耀替盛老夫人说话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