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美人如花但有刺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96 页

 

  “原来张府是这样的家教,见着锁着的院子就能墙入内?”他笑得极冷,一双漠然的黑眸恍若千年冰岩,足以将人冻僵。“要找借口也该找好一点的。”

  “她又没怎样……”望着面目全非的侄子,张静芸眼泪掉得更凶。

  大哥是和她出自同个肚皮的亲兄长,两兄妹从小感情很好,做哥哥的一向很爱护妹妹,帮她挡去嫡姊的欺凌。

  爱屋及乌,她对哥哥的儿女也十分疼爱,因此大好的机会在眼前,她不做他想地立刻找上哥哥游手好闲的长子,有好处大家一起分,提携他们进富贵窝,人人楼着银子睡。

  谁知赔了夫人又折兵,眼看侄子半死不活,叫她如何不愤怒。

  一切是从什么时候变的?

  似乎从两兄妹自江南沈家回京以后,她所做的每一件事都不顺心,彷佛冥冥之中有一只手将她推往深渊,她想做的事没一件成功过,还把她平顺的日子搞得更混乱。

  “你说什么!”欧阳无恕剑眉一竖。

  看到侄子的惨状,张静芸悲痛地忘了自己先生坏心眼,气愤地怪罪别人下手太重。“我哪里说错了吗?她又没怎么样,你凭什么打断他的腿,又踩断他的手,你让他以后怎么活?本来我就要把晴姐说给他,他们若有什么也是理所当然,是你莫名其妙横刀夺妻……”

  一把剑忽地横在她颈边,她顿时倒抽一口气,连断线珍珠似的眼泪也逼回眼眶,不敢往下流。

  一旁的苏子晓吓得小脸发白,偷偷的往后退了几步,怕人发现她也在,把她当小鸡子给抹了脖子。

  “你再说呀!看看我敢不敢一剑断你的颈项,本将军杀过的人比你啃过的蹄膀还多。”

  剑身轻轻一压,一道血痕立现,张静芸惊得手脚发软,全身冷汗直流。

  “我……我是晴姐儿的娘。”他不能杀她,杀了便是弑亲,两家的婚事再难成。

  “后娘而已,老丈人不到四十,再娶就有,花骨朵儿的年纪,更年轻貌美。”

  挛上镇国将军这门亲,原本门庭败落的诚意伯府又生兴盛之象,不少人想借着苏长亭这条线沾点关系,暗暗打起送女儿的念头,不过诚意伯尚有妻室,要送也是送庶女为妾,但若他无妻,那么门第较低的人家就会考虑把嫡女送上门。

  她听着心惊,懊恼今日行事的轻率,不能算无遗策。“你……你不可以……这么做……”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