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美人如花但有刺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95 页

 

  张静芸惊恐的从喉间发出尖锐质问,环抱身体的双臂微微颤抖,她怕下一个躺平的人是她。

  “原来你嫌太轻了,简单。”他将脚往左边移,脚尖轻轻一踩,杀猪似的惨叫声在夜风里破碎,伴随着骨碎的声音。

  继断了两条腿之后,张建安左手手腕的腕骨碎了,可见碎骨穿皮而出。

  “你……你把他的手踩、踩断了?”她忽然想吐,面上血色褪得一干二净。

  他冷笑,“敢心怀不轨就得付出代价,将军心怀仁善,替天行道,让尔等小人受到应有的处罚。”他一脚将人踢开,原本趴着的男子面朝上,露出一张扭曲变形的脸。

  “你……你……”她说不出反驳的话,眼前的情形多说多错。

  禅房内的女子是她继女,身为名义上的母亲,她不能说出一句损及继女名节的谤言,否则一损俱损,她身边的女儿也会受到波及,日后想找好一点的婆家便困难重重。

  何况为继女出头的是她已定下婚约的未婚夫,人家都不介意未婚妻名声有损,还一力维护,当后娘的能说什么。

  只有打落牙齿和血吞,把冲到舌尖的苦噎回去,自做自受有谁可怜,她只是没料到一个傻子也能撞大运,遇到一个不介意她傻的男人,居然肯费心思保全她。

  “姑……姑姑……救……救我……”看不清五官的男子口齿不清的喊着,朝张静芸伸出那只完好的手。

  “安……安哥儿?”竟然是他?

  难怪她看这衣服似曾相识,不就是今儿个白日他穿在身上的那一套。张静芸忽地泪流满面,放开女儿的手急奔向前,一只手想抚向侄子的手又怕弄痛他。

  “莫非岳母大人认识这个无耻之徒?”敢动歪念头就是这下场,杀鸡儆猴,想死不怕命太长。

  “他、他是我侄子。”她恨恨的瞪着,心慌地想着该怎么向大哥交代,他的儿子废了。

  “你的侄子为何偷攀墙,还想撬开本将军未婚妻的窗,若非本将军正巧路过山脚下,心血来潮来探望,他就得手了。”

  藏冬来报信时,他听得都气炸了,自然即刻带人上山,不只要保护未婚妻,还要让他们彻底不敢再打晴儿的歪主意。

  傻子的运气为什么这么好,这样也能逃过,张静芸心里极恨。

  “他……他是来找我要点银子花花,只是走错院子,又刚好遇到院子上锁,所以……呃!爬墙比较快。”她急中生智地想出一套说词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