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美人如花但有刺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87 页

 

  “这么急?”不用看日子吗?

  她笑得有些心虚,“没办法,边关的战事还在持续中,他是为了除孝的事回京一趟,谁知道会不会一纸军令又把人叫回去,趁着他在京里时赶紧办一办,免得又耽搁了。”

  被她这么一说,苏长亭也认为要抓紧时间,反正离女儿及笄还有两年,先订亲,两年后再成亲也稳妥。

  “夫人,晴姐儿的庚帖……”

  张静芸根本不想拿出来,故意拖延着,叫人去拿庚帖,拿了半天也没回来,别跟她说什么成人之美,别人怎么不成全她,还害她当众出丑。

  “爹,大妹妹的庚帖在此。”这时,俊美的白衣少年翩然而至,神色如常地拿出一张写上生辰八字的红纸。

  看到风采出众的儿子走来,苏长亭笑着抚抚美髯,“怎么是亲自送来的?”

  苏子轩目光一闪,嘴边微涩,“儿子怕旁人拿来的不是妹妹的庚帖,我与妹妹是相差一刻的孪生子,她的生辰八字没有人比我更清楚了。”

  “你……”苏长亭忽觉鼻酸,看向妻子的眼神意味深长,“好孩子,等妹妹的婚事定下后,过两年就到你了,爹都老了,等着抱孙。”

  后娘就是后娘,没法将继子女当亲生子,难免有私心。

  “爹不老,等儿子考上进士再让你喝媳妇茶,我们风风光光双喜临门。”和妹妹混久了,他也学会说好听话。

  “好,好,爹就沾你的光,咱们府上日后就靠你撑着了。”有个上进的儿子,真好。

  “爹,我会把祖宗留下来的基业撑起来,不让你担忧的。”苏子轩有着长子的担当,口发豪语。

  听着儿子的话,倍感颜面有光的苏长亭为之动容。

  不过同样的话听在张静芸耳中却非常刺耳,心里鄙夷的道:好什么好,说大话谁不会,她儿子还能出将入相,把所有人都比下去,你们得意一时却猖狂不了一世,迟早都要还回来的。

  “咳咳!苏伯爷,庚帖……”忠义侯夫人在旁提醒。

  “喔!瞧我这记性,忘了给,你拿好,别弄丢了。”唉,这一交出去他女儿就成了别人家的。

  苏长亭想起大女儿小时候的活泼可爱,见人就笑,同时唏嘘她今日的痴傻,一场高烧改变了她的命运。

  嫁入将军府也好,至少不愁吃穿,日后也有人祭拜,不致晚景凄凉的一座孤坟,连个拜坟的人也没有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