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美人如花但有刺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86 页

 

  忠义侯夫人也甚是不解,但架不住别人愿意,她只好怀着满腔疑惑上门提亲。

  “天作之合?”张静芸身子一僵。

  她怎么也没想过当日骑马而过的男子会请媒上门,为了负责而甘愿娶傻子为妻,天底竟有这么傻的人,为了一时的意外而赔上一生,沦为众人的笑柄。

  “是呀!他说娶个聪明的妻子,天天吵吵闹闹,傻子多好,给她吃饱穿暖就满足了,不会要求东要求西的跟人比较,什么嫉妒的事绝对不会发生……而且他是武将,常常不在府中,傻妻不会在意空闺寂寞,他随调随走,少些牵挂,不必头疼妻子哭哭啼啼的留人,还得担心她会不会红杏出墙,生的儿子不像自己倒像喂马的王二麻子……”

  忠义侯夫人刻意用诙谐的语气说着,但也点出身为武将的无奈,为了国家只好舍弃小家,三、五年不在府里,娶个妻子也不知道守不守得住,得知妻子怀孕还得忧心“早产”,就怕孩子长大却像隔壁老王。

  傻子就没有这一层顾忌,只要派几个亲信盯着,给她吃、陪她玩就好。

  而且苏大小姐的痴傻是后天造成的,并非打娘胎带来的,生下的孩子应当会是健康的,有奶娘、丫头、婆子带着,怎么也养得大吧。

  这是欧阳无恕拿来说服忠义侯夫妇的话,事后让苏子晴知晓了,她捧腹大笑了好一会儿,还直说他真机灵,这样的鬼话也编得出口。

  “苏伯爷,我也是心疼这孩子没了爹又没了娘,祖母更是上了年纪,实在力有未逮,我才厚着脸皮跟你说说,你看这事成不成,给我一句准话吧!”

  苏长亭还在思忖,这边的张静芸又不安分。

  “这事不妥,我认为……啊!老爷,你捉疼我的手了……”他是想折了她手骨呀!真是狠心。

  “少开尊口。”他一用力又松手,表示她再坏了他的事他绝不轻饶,女儿的事由他做主。

  张静芸恼怒的咬着下唇,自觉失了面子。

  “苏伯爷,你意下如何?”她还等着回话呢。

  想着自己的傻子女儿,又思及有个英挺不凡的女婿,苏长亭纠结的眉头慢慢松开,面上带笑的说:“这事经过我的深思熟虑,觉得小将军不坠其父的威名,年少有为,实为良配,我愿将大女儿许配给他。”

  太好了,成了,忠义侯夫人弯唇一笑,终于松了口气。“我把那孩子的庚帖带来了,我们先交换庚帖省得再跑一趟。”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