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美人如花但有刺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83 页

 

  现在她疑神疑鬼,看谁都像出卖她的贼子,她暗暗着急,不愿谋划落空,想着有什么办法扭转劣势,把这桩送上门的婚事搞砸了,让她娘家侄子能力挽狂澜。

  “……我们将军是顶天立地的男子汉,为人诚恳,做事有担当,脚踏实地不虚妄,除了好武之外没什么大毛病,年轻力壮,文武双全,人也长得俊俏……”

  “等一下,你是说将军?应该说错了吧,是不是将军之子?”能当上将军那得多老呀!他可不能被人戳着脊梁骨,大骂他卖女求荣。

  难得精明的苏长亭觉得不对劲,他认为要问清楚点,别让喜事冲昏头,送女入火坑。

  他平时是不怎么照顾儿女,也与他们不亲,可是为了面子问题,他还是关心一、二,不让人说他背后话。

  官媒掩着唇,咯咯咯地笑得像只母鸡,“没错,太小姐可有福气了,是刚升三品的云麾将军,已故镇国大将军的大公子,今年十九岁,尚未娶亲,品德好得连皇上都称赞。”

  媒人最大的本事就是会吹嘘,能吹多大是多大,她一个小小官媒哪晓得皇上说什么,她只管夸大其词好撮合成媒。

  前金一百两已在她兜里了,后谢二百两等事成之后送到她家中,为了三百两银子,她死的都能说成活的,磨破嘴皮也在所不惜,这么阔绰的人家她还是第一回碰到。

  苏长亭两眼瞪大,“你是指镇国大将军欧阳东擎之子?”天哪!天上真掉馅饼了,那是别人想攀都攀不上的高门。

  “是呀!就是他,将军年纪不小了,想娶房妻室传宗接代,便托我来说亲,看你肯不肯割爱。”瞧他那欢喜样,十之八九是能成,就是这位伯爷夫人摆个臭脸是什么意思,难道她还不乐意不成?

  官媒猜的没错,张静芸的确是一肚子火气,见丈夫和人越聊越起劲,她心里的火就越烧越旺,整个人如置身在火海中,想将眼前不顺的事都烧得一干二净,只剩灰烬。

  可是她什么也不能做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官媒一张一阖的大嘴,诅咒她下巴脱臼,说话太快咬到舌头,喝水太急呛到……凡是能让婚事中断的意外她都乐见。

  苏长亭冷静冷静,迟疑了一下,问:“为何十九岁了还未成亲,是不是有什么……不妥?大家说清楚比较好。”他怀疑是有什么不可见人的癖好,或者隐疾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