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美人如花但有刺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71 页

 

  第七章 起心动念定婚约(1)

  想到女儿节那天的情景,欧阳无恕也觉得完了。

  他的完了不是被迫迎娶傻子为妻,而是他发现他居然对苏大小姐有点动心,心中雀跃自己有堂而皇之的理由请媒说亲,两年后将人娶回来,从此枕畔人影成双,不再冷床独眠,想着将来的路如何走下去。

  他苦恼着怎么开口,该请谁来说合,聘礼该准备什么,得给多少聘金,纳辨、问名、纳吉、纳征、请期、亲迎六礼的走法,没个长辈在一旁教着,做什么都不顺心。

  能多快定下婚事呢?他能不能用军功请皇上赐婚?

  说真的,他还真考虑过,不过一想到婚期最少在两年后,他急躁的心便平静下来,为了不让苏子晴的继母起疑心,他不能表现得太过急切,毕竟她是个“傻子”,谁会甘心受绑缚。

  “咳咳!我说的话你听见了没,还在发什么呆,你都老大不小了,还这么不懂事……”单军轻轻推了主子一下,他面色不改的回过神,神色自若的顺着话尾往下接。

  “是,祖母说的是。”他勾起的嘴角带着一抹讥色。

  陆氏的一番苦口婆心像打在棉花上,气闷得肝疼,“我说的再啰唆是也要你肯听话,你爹就剩下你一条血脉,你若没留下一点骨血,往后谁给他捧饭、上乔,不是祖母要触你楣头,领军打仗的有几人能得善终,看看你祖父、你爹,我们欧阳家折在战场上……”

  “祖母,我还没死。”她多想他死?看他活着回来肯定都恨得要发狂了吧!她八成准备好了白幡,等着哭说他是为国尽忠而死。

  陆氏脸一僵,面色讪讪,“人上了年纪就胡涂了,说话便有点含糊,刚刚我们说到哪里了?”

  陆氏并不老,她十来岁嫁给四十岁的征北侯,那时欧阳东擎只比她小三岁,二叔欧阳东平只大欧阳无恕十岁,他们从小不像叔侄倒似兄弟,因此欧阳东擎常说他有两个儿子,也特别照顾弟弟。

  可惜有些人是天生养不熟的白眼狼,欧阳东擎视欧阳东平为弟,欧阳东平却把他当成对手,还曾大言不惭的要兄长让位,认为自己才是掌家人,大哥在外面拚命就好。

  “你说等你百年之后让我给你捧饭、上香,让你含笑九泉。”他非常乐意供香三炷,愿她早登极乐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