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美人如花但有刺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6 页

 

  为了这件事她和丈夫大打出手甚至豁出去为儿子做了一件事――她在酒水中下毒,和丈夫同归于尽,这样夫家和自己的嫁妆,所有一切尽归独子所有,别人一样也抢不走。

  苏子晴闭目的那一刻,身为鬼魂的唐漾为她心疼,可惜她所嫁非人,殊不知苏子晴盖棺时,一股强大的力量将她往棺木拉扯,无力对抗的她只好被拉着走,身不由己。

  等她再一睁开眼,十分意外的发现自己有了肉体,她以为是投胎转世了,但仔细一看她竟成了苏子晴。

  她重生了,还重生在苏子晴溺水即将病死的那时刻。

  一缕飘荡了多年的游魂有了属于自己的身体,唐漾说不出惊喜或错愕,她只是不懂老天爷在搞什么鬼,让她从娘胎出生不成吗?为什么要窃取别人的躯壳。

  一开始她是不接受,抗拒这个新身分的,因为她打小看着苏子晴长大,看她由孩子到少女,又由少女成为母亲,她是抱着守护的心态看顾苏子晴,希望她能过得好一点。

  可是现在自己却夺走了她的人生,她来了,真正的苏子晴去了哪里呢?

  死了?或是穿越到另一个世界?

  为此,她心里很不好受,想把真正的苏子晴找回来,她已经死了,不能抢活人的身体。

  只是张静芸的手段太恶毒了,在苏子晴昏迷不醒之际还买通大夫下重药,存心要继女身体破败,她早知此事,刻意弄翻了药,导致事情发展不如上一次,张静芸则更狠心的叫婆子下毒毒死她,想保护苏子晴的唐漾,只好假装高烧烧傻了,言行举止形同三岁稚儿,说话不顺,嘴角流涎,喜欢傻笑和吃东西,不辨美丑。

  果然她装傻了之后张静芸就未再向她下手,把她身边熟悉的人调开,只留下三等和粗使的丫头、婆子,另派她的眼线充当贴身嬷嬷,监视她的一举一动再予以回报。

  张静芸想侵占沈若秋那份嫁妆,因此她容不下沉若秋生下的孩子,一确定苏子晴是傻子后,她便把目标转向已住到外院的苏子轩。

  发现张静芸的意图,唐漾觉得不能坐以待毙,真正的苏子晴不知要去哪里找,她只能先扛起苏子晴的身分,守护好她的哥哥,于是想出卖画的念头。

  她穿起兄长的衣服打扮成他的模样从后门溜出,佯装落魄的世家子弟以卖画维生,书肆老板一看到她有别当今的画作两眼发亮,却故意压价,只给她三、五两银子一幅打发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