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美人如花但有刺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52 页

 

  “找爹有事?”

  “是的,儿子想和爹谈谈我娘的嫁妆。”你们霸占太久了,早该归还。

  “你娘的嫁妆?”苏长亭放在腰封上的手忽地一顿。

  “儿子已经十岁,不小了,想自个儿打理娘的嫁妆,儿子想试试能不能当个有担当的男子汉。”她往前一挺胸,胸口还是平的。

  他失笑,“十岁还是孩子,等过几年再说。”

  “再过几年妹妹就大了,儿子来不及为她攒嫁妆,儿子想妹妹要有很多很多的嫁妆才嫁得出去。”苏子晴故作哽咽,一副心疼妹妹又不忍心她受苦的好哥哥模样。

  “你说晴儿呀……”提到只会傻笑的女儿,苏长亭心中小有惆怅。

  “是呀,妹妹再过两年也该议亲了,没有足够的陪嫁谁愿意上门,儿子不求妹妹嫁得多好,只要能善待妹妹,照顾她终老就好,看在银子的分上,对方也不好亏待她。”她说得合情合理。

  “这件事你放心,爹会交代你母亲,绝不会亏了晴儿那一份。”一个傻子能嫁得多好,也就寒门子弟肯接纳了,给个三、五千两便是厚礼。

  “爹,你相信吗?”苏子晴语气略重。

  苏长亭两眼一眯,“轩儿,你逾矩了。”

  子不言母之过,虽非亲生仍喊一声母亲。

  “今时她能把我和妹妹关在门外不闻不问,让围观的百姓嘲笑我们,说有后娘就有后爹,说诚意伯府牝鸡司晨,明日又哪敢指望她心疼妹妹,为妹妹着想?我是男孩子可以自己挣钱养活自己,可妹妹她是个傻的呀,处处都要有人照料……”

  那一句“牝鸡司晨”让苏长亭眼角一抽,听着儿子嘶哑的低吼,他有所触动的低头深思,但半晌后,他还是没有说出苏子晴想听的话。

  “她在反省了。”他倒不是相信张静芸,而是他也需要那笔嫁妆,嫁妆在妻子跟母亲手里,他随时可以花用。

  第五章 夺回亲娘嫁妆(2)

  “父亲听过江山易改,本性难移吗?母亲自个儿也有一子一女,难免有私心,听说她当年的嫁妆还没有儿子娘亲的十分之一……”他话中有话。

  苏长亭听出儿子话中的深意,意指继室盗用元配嫁妆,脸皮不禁发烫,“她是小气了点,但还不致于……”

  “那么儿子问爹,打从儿子亲娘过世后,她名下的资产收入可有账簿,敢让儿子一观吗?”想必花得差不多了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