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美人如花但有刺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47 页

 

  她……她一个小丫头怎么画得出来?

  或者说,她如何画得如此传神,恍如亲眼所见?

  “啊!别看!”措手不及的苏子晴连忙扑身一遮,谈得正起劲。她都忘了自己在作画,这下该怎么圆过去?

  “你看过?”他指的是画中情景。

  她脸微红,神色尴尬无比,语无伦次的驳斥,“我一个闺阁千金上哪看,你、你眼睛别乱瞄。”

  “那你怎么画得出宛如真实般的……呃……景象。”他也是面红耳赤,在军中荤话没少听过,可没开过荤的童男又哪见识过,如此逼真的图画让他颇震撼,要他说出口也实在是难以启齿。

  “我……这个……”苏子晴慧黠的眸子一转,推给原主死去的娘亲。“我在我娘的画册里看到的。”

  “画册?”莫非是……

  “春宫图,压在我娘的箱笼底下,我无意间翻动瞧见的,侍候我的嬷嬷说那是我娘留给我的。”原主的娘,抱歉了,借用你的名讳,要不我这危险的局面实在度不过去。

  看她一脸窘迫,欧阳无恕努力地憋住笑意,“那你还把它画出来,你知不知道若被人发现,你的名节就没了。”

  “我一个傻子哪要什么名节,不能吃、不能换银子的东西有何用,大不了一辈子不嫁人。”她倒乐于不用斗婆婆,哄小姑,养水蛭小叔,应付七大姑、八大姨,牛鬼蛇神的亲戚。

  “你说什么?”嘀嘀咕咕的听不清。

  “我是说闲来无事当消遣,大门不出、二门迈的千金小姐很苦闷,除了绣花、看书,我们什么也做不了。”在这时代当女人很辛苦,抬头一亩三分地,脚踏一亩三分地,出不了院墙。

  “可画这种画……这不是消遣,而是离经扳道,你才十岁,并非深闺寂寞的女子。”

  苏子晴反讥一句,“你深夜到访何尝不是离经叛道,我虽是年幼也是好人家的女儿,你擅闯女子闺房,我该不该把你打出去。”

  他一噎,苦笑。“情非得已。”

  “好个情非得已,若每个作奸犯科的人都以此言脱罪,视律法为何!”有人逼他吗?他大可去找别人托付家产啊,全是借口。

  “我说不过你,甘拜下风,不过我先前说过的话仍作数,你的名节因我而损,我愿登门提亲,娶你为妻。”他护得住她,放在眼皮子底下才安心,而且她看似温柔实则强悍的脾气没几人承受得起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