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美人如花但有刺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45 页

 

  可是欧阳东平已经踩了他的底线,居然收买了父亲曾经的下属要将他一并铲除,彻底地成为将军府的新主人。

  他比任何人都清楚父亲有多么看重这些同袍,这样的双重背叛叫身为人子的他情何以堪?还得一一将其斩杀,对他而言十分痛苦。

  “你二叔肯走?”听说也是个难缠人物。

  “由不得他。”不走不成。

  欧阳无恕黑眸深沉,露出森冷寒光,十六岁的他已有大将之风,杀伐果决。

  “很难吧……”她明白他的难处。

  一难是明明是自家叔侄,却演变到恶言相向,谁也容不下谁的地步,心里一定有压力,二难是背负不敬长辈、罔顾亲恩的无情骂名。

  长者为大,当侄子的岂能对亲叔叔忤逆不孝,这人伦何在?大周朝重孝道,世俗道德讲伦理,上对下,尊对卑,长幼有序,哪能背道而行。

  听到她这一句“很难吧”,听出她话语里的怜惜之意,欧阳无恕顿时感到压在背上的巨石轻了些。

  “再难也得做,我不会将我爹用命拚出来的基业拱手让人。”

  他欧阳无恕才是正统继承者,他有权决定谁住进他的府邸,不受欢迎的客人就得卷铺盖走人。

  苏子晴看他坚定的神色,忽然问了一句看似风马牛不相及的话――

  “你要远行?”急着在短时间内把亲叔叔赶走肯定有事,而且是迫在眉睫的急事,这才让他不惜撕破脸的与人决裂。

  欧阳无恕顿了一下,微露诧异之色,“你怎么猜的?”太神了。

  “如果你会待在府中,又何必急着把人赶走,你是怕有人趁你不在时惹事生非,巧施五鬼搬运之术,掏空你的将军府。”而且他想来是必须离开一段时日,少则一、两年,多则三、五载。

  他大概忧心离家多年再回来时,将军府已然易主,他这个正主儿反而一无所有,被人当落水狗打出来,父亲一生积累转眼成空。

  “你猜对了,我将二叔赶出府的用意就是不想我前脚刚走,后腿我将军府的家产全落入他手中,他打着这念头已有多时。”要不二叔也不会下死手,斩草除根。

  “可是你只把你二叔赶走也没用啊,老夫人是他亲娘,他以探视为名说回来就回来,住个一年半载孝亲,然后又一年半载,根本没有结束的一天……”她摇头,觉得他多此一举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