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美人如花但有刺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43 页

 

  男子一怔,低笑,“你太小了,不合胃口。”

  “有人专挑稚女下手。”她不服气的说道。

  “我是人。”意思是他不是禽兽,不做丧心病狂的事。

  “你是……”声音怎么好像有点熟?

  “是我。”他从窗子翻进屋内,让烛台上的蜡烛照亮他的面容。

  “啊!你――”她惊讶得说不出话来,细白如嫩笋的手指指着来者。

  看她错愕的呆样,他觉得有几分可爱,再度发笑。

  “才一个多月没见你就忘了我吗?那真叫人伤感。”他们好歹共患难过。

  “欧阳哥哥?”居然是他。

  “总算想起来了。”他面色一柔。

  苏子晴收起呆样,眼泛笑意。“欧阳哥哥怎么来了?”

  “来看看你。”莫名的,他总是不断想起她,想着她能在他身边多好,近日来烦心的事太多了。

  他一回府,继祖母就假装慈爱的连塞三个妖娆的扬州瘦马要侍候他,又说她看中了一门亲,只要他点头便能遣媒上门提亲,趁着百日内的热孝赶紧成亲,她也好了却一桩心事。

  但他早知这老女人用心很恶毒,她真当他是傻了不成,一见女人就软了腿,恨不得死在她们肚皮上?

  即便是倾城美女他也绝不会动,自古以来以孝为重,守孝中的他岂能与女子淫乱,无视父亲的坟土未干?

  老太婆的用意很简单,便是败坏他的名声,留下为人诟病的把柄,藉由不孝之名让朝廷革他的职,宁远将军沦为平民百姓,此生想再奋起机会渺茫。

  她以为他会中计吗?太小看他了。

  他的回应是抽出腰上软剑,刷刷刷的几下,娇媚妖娆的美人儿一个个光了头,她们惊得手脚都僵了,还有人裙子底下一滩黄尿,哭得一张脸都花了,脸上一块红一块白的非常吓人,与女鬼出游无异。

  陆氏气坏了,气冲斗牛的想教训孙子,却被他一句话挡回去,她也哭了,大骂子孙不孝。

  “我个小丫头有什么值得你看的?”她以为事过境迁,两人不会再有交集。

  “看你过得好不好。”本以为她不得不装傻,处境肯定艰难,但现在看她气色颇佳,精神十足,显然他多虑了,她好得不能再好,一切在她的掌控中。

  “我很好。”吃得香,睡得好,敌人偃旗息鼓。

  张静芸不掌家,的确了她不少麻烦,没人敢在她的膳食上动手脚,也不会有人看她是傻子故意找碴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