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美人如花但有刺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4 页

 

  守完妻孝一年后,苏长亭再娶吏部侍郎庶女张静芸为继室,进门有喜,三年抱俩,陆续得一女一子,分别为子晓、子凌。

  苏子晴七岁那年,日感老迈的苏老夫人体力不支,便将府中中馈交到张静芸手里,同时也有沈若秋的嫁妆,那一年,苏子晴无故落水,被救起后高烧不断,大夫抢救了七天七夜才把人救回来,但是人也烧傻了……

  “对了,哥哥睡了吗?”十岁大的小姑娘嗓音软绵,轻轻柔柔地像乳莺啼叫,软得叫铁石心肠的人都化成水。

  “公子那边还在挑灯夜读呢!没把手中的书牢记在心不肯歇息。”两位主子都一样倔强,劝不得。

  “那你粥多煮一些送到哥哥那,顺便替他多点一盏油灯。”他们无人可靠,只能靠自己,她哥哥才会这样拚命苦读。

  “是的,小姐。”公子,小姐真是太辛苦了,哪家的小主子要自个儿赚零花,苏家又不是没银子。为小姐抱不平的绣春在心里咕哝两句。

  “去吧,别杵在这儿。”

  “是,奴婢先去煮粥了。”一说完,她躬身离开舱房。

  终于可以毫无顾忌的作画,苏子晴以白玉狼毫沾墨,聚精会神的细细描绘,一幅香艳的画作渐渐成形,女子香肩小露,乳白的大腿彷佛吹弹可破,浑圆的硕臀高高翘起,雪白的丰乳似一前一后的摇动,星眸微闭,樱唇轻启……在她身后是身形健壮的男子,仅着一件单衣,他一手将女子按压在案桌上,腰往前一送……没错,这是一幅春宫画。

  年仅十岁的苏子晴便靠画春宫画为兄妹俩赚取银两,两人十分有骨气的不愿依赖沈家人资助,太多的人情债他们支付不起,宁可自食其力,开创另一番局面。

  沈家银子多令人眼红,招来不少豺狼环伺,很多人都想分一杯羹或吃掉沈家,再加上沈家自家人内斗,耗损得厉害,日子真是一日不如一日了。

  虽然沈家家主仍是沈若秋的兄长,苏子晴的亲舅,可是庶出的兄弟却不在少数,他们拧成一股绳和嫡出兄弟斗,面对内忧外患,沈若明、沈若冬也有些吃力,仅能勉强支撑。

  人在人情在,人亡人情亡,沈若秋死后沈家就和京城的诚意伯府搭不上线,为了妹妹的嫁妆大闹一场后,苏老夫人更不待见沈家人,自然也不会对这亲家多加照顾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