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美人如花但有刺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26 页

 

  所以要送就趁现在,她还能借口是舅舅、舅母给的,一旦进了苏府,那就什么也不能要,张静芸的眼睛很利,凡事盘查得一清二楚。

  “不会让人瞧见的。”他想只要藏得紧就不会知道,一面镜子能惹出什么样的风波。

  欧阳无恕并不晓得世俗规范对女子有多严苛,即使是小小的线头都有可能令其身败名裂,更遑论铜镜。

  “还是算了,我说说罢了,不必较真,我也不想为了一面镜子被送进尼姑庵苦修,强迫落发。”她这三千青丝乌黑柔亮,她才舍不得一根不存的剃度为尼。

  张静芸不止一次想把自己送进专关犯妇的庵堂,说她是傻的,留在府里丢人现眼,坏了诚意伯府名声,把她送走才能一劳永逸,省得遭人取笑。

  “谁敢――”欧阳无恕沉下脸。

  “后娘。”胆大的可不少。

  他面容一滞,略带阴郁,“所以我的提议对你有利,我们先定下婚约。她就不敢动你。”感同身受的欧阳无恕想带她脱离后娘的魔掌,无关男女之情,只为报恩和不忍心,他们毕竟共患难一场。

  “错。”

  “错?”他不解。

  “死得更快。”

  “为何?”

  “你继祖母会想你日子越过越好吗?”

  他不加思索的回答,“不会。”

  “同样的,我的后娘也不希望我们兄妹俩有个像你一样的靠山,要是知道我们要订亲,她会做的事一是搅黄了这桩婚事,一是弄死我,你觉得哪样容易些?”

  欧阳无恕抿唇不语,听明白了她话中之意,婚事不成是得罪了镇国将军府,倒不如朝小丫头下手,人死了一了百了,还谈什么婚事,难不成牌位也要,给个冥婚?

  “欧阳哥哥别想太多了,家家有本难念的经,我们还是赶紧找出路、跟找我们的人会合。”她哥哥肯定急得夜不能眠,让人在两个渡头间找人,不放过任何一个角落。

  看了她不带愁色的小脸一眼,欧阳无恕心里更阴郁了。

  “你心真宽,不当一回事。”叫人看了有些吃味。

  她是万事不放心上还是天生缺心眼,就他一人担心她名节有损,摸索着补偿她的方式,而她却置身事处。

  “小事一件,何必挂怀。”心不宽岂不是要得忧郁症,她要烦心的事很多,眼前就有一件――要往哪里走呀!

  从茅草屋出来,两人越走越远,已经看不到茅草屋的屋顶,可是苏子晴怎么也想不到当初的慌不择路会偏离河道这么远,她本想顺着河流往下走,却怎么也没找到河岸,一条羊肠小径绕求绕去还是看不见人烟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