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美人如花但有刺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25 页

 

  孩子还小就没了母亲着实令人心酸,但府中还有恶狼虎视眈眈,唯恐儿子被自家人加害,欧阳东擎毅然决然带着年幼的儿子上战场。

  对外的说词是将门子弟须多磨练才能成材,事实上是为避开陆氏母子的毒手,他要亲自培养儿子的自保能力。

  谁知小树苗成长茁壮了,大树却一夜倾倒,其中的变故难以道与外人说,接下父亲棒子的欧阳无恕没有悲伤的时候,他要更努力的强大自己,守住父亲留下的基业。

  “同病相怜。”她一叹。

  “是同病相怜。”他忍笑。

  “以后我们要相互扶持,你要多照顾我。”这只大腿她得好好抱住,日后的美好生活就靠他了。

  苏子晴一觉睡醒后忽然福至心灵,想起欧阳无恕的名字为什么这般耳熟,原因无他,因他在五王夺位中站对了队伍,辅佐了新帝上为,成为皇帝最宠信的近臣,位高权重,受封“征北侯”。

  “征北侯”是御赐爵位,官居二品、但他在朝中的地位是超品,皇上跟他称兄道弟,亲王们见了他纷纷走避,连眼神都不敢对上,唯恐被他看上一眼就死于非命。

  原本皇上有心抬举他,封他个异姓王做做,还有辽阔的土地当封地,却被他坚决地婉拒――功高盖主,每个手握兵权的重臣都怕。

  皇上是君,他是臣,君臣之间没有兄弟,他不想落个卸磨杀驴的下场,和一国之君反目成仇。

  这是苏子晴佩服征北侯的地方,他懂得急流勇退,不会为争一时风光而开罪新帝,保留彼此生死与共的交情,做皇上的后盾,而不是那把杀人的刀,他聪明地知道取舍。

  “必然的。”他伸手轻拍她头顶。

  “不要弄乱我的头发,我好不容易才梳好。”用五指梳。

  打她成为苏子晴那天起,她就没有自个儿梳过头,唉,手生了,被人服侍惯了,由俭入奢易,由奢入俭难。

  “你这叫梳发?”欧阳无恕语带笑意。

  她轻轻一哼。“穷计较,要不你给我一面铜镜和玉梳,绝对梳得像个名门闺秀。”

  “晚点给。”等他的人来了就能让他们准备。

  “晚一点我都回府了,你再给便是私相授受。”这个罪名她的后娘肯定会开怀大笑。

  “我偷偷给。”不让人发觉。

  “你巴不得引人来抓贼啊?”

  离开一年再回府,她的“香涛居”肯定布满张静芸的眼线,平白出现一面镜子怎会无人知晓,为了不引起后娘的疑心,她屋里的东西一向只少不多,除了一开始就在的,就得是哥哥送她的,否则容易启人疑窦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