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美人如花但有刺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20 页

 

  要不是适逢父丧,皇上的指婚圣旨早已送达镇国将军府,而继祖母也不安分,一心念着父亲一手打出的家业,三番两次往他屋里塞人,甚至私底下有和娘家人议亲的举动,想藉由婚姻是父母之命、媒妁之言,他父母不在自然要听她这个继祖母的,逼迫他迎娶陆家表妹。

  再者,距离苏子晴及笄还有五年,五年时间他大可放开手去做他应该做的事,不用被一些琐事牵绊,在战场上大展长才。

  “但我不想嫁,我和你不熟。”苏子晴眨眼,用着一根树枝搅动冒着热气的鸡汤。

  “处久了自然熟……”他一动,全身的疼痛立即一涌而上,他看了一眼上了药的伤口,眸色一深。

  她眼儿弯弯,眯成月牙,朝他晃晃有点肉的圆胖小指头。“你回京城后该去打听打听我是什么样的人,不要妄下定论,我相信只要脑子没长蛀虫的人都不会找上门。”

  闻言,他眼一眯,“你做了什么?”

  她一笑,意味深远。“我是傻子。”

  “傻子?”他一怔。

  “对,千真万确的傻子,七岁那年我不慎落水,连烧了数日烧坏了脑子,烧一退我就傻了。”她说得好像是别人的事,无喜无怒,无悲无怨。

  “谁推你的?”他目光一沉。

  苏子晴两眼闪过亮光,“欠我的,我一定会讨回来,但我还太小了,只好蛰伏,这年头的孝道太重要。”一顶“不孝”的大帽子就足以压死人,不管长者做了什么,当晚辈的只有承受的分,就算要了你的命也理所当然,长辈有管教儿孙之责,做得不对就打,死活不论。

  “你的继母?”人都有私心,想为自己的儿女争取更多,不想被人分走。

  她不回应,无声胜有声,一切尽在不言中。

  再开口,她转了个话题,“你伤得很重,还是别乱动,我好不容易才把你救回来。”

  “鸡汤哪来的?”他答非所问。

  一提到这事苏子晴就乐了,眉飞色舞。“咱们进得这间茅草屋就是一个鸡窝,大概是猎人用来歇脚的吧,只是年久失修,鲜有人烟,因此一家子来筑巢……你瞧瞧那儿还有两只母鸡绑着脚,原本还有一只公鸡和两只母鸡,不过从那里跑了……”她指着墙角一处用干草补上的洞,明显和茅草屋的旧土不同色。

  人要走运连天都挡不住,人家是瓮中捉鳖,她是关门捉鸡,毫不费劲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