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美人如花但有刺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2 页

 

  苏子晴如玉般的小手抚抚扁平的肚子,感觉还真有点饿了,“好吧,去煮碗粥,加点白糖。”她嗜甜,人生已经够苦了,何必为难自己。

  “是的,小姐。”有事可做,绣春反而喜孜孜的露出笑脸,一副跃跃欲试的模样,整个精神都上来了。

  绣春原本是扫庭院的粗使丫头,人肯干活,嘴巴严实,认定了主子便不二心,她是苏子晴的母亲沈若秋陪嫁的沈家家生子的女儿,从小就只有一个主子,那就是沈家人,其他人谁也不认,因此在沈若秋过世后,他们一家五口人只在小主子身边服侍,哪里也不去,即使地位低下也无妨。

  但其实绣春善厨,任何吃食从她口中说过就能做出一模一样的东西,少有偏差,甚至青出于蓝更胜于蓝的做出新菜,令人眼睛一亮。

  苏子晴无意间发现她这份长才,并知晓她的忠心,便将她调到身边从三等丫头做起,专管她的膳食,不过绣春的厨艺太出色了,一年不到又升为二等丫头,管小厨房膳食。

  一年前,苏子晴的外祖父过世,兄妹俩南下奔丧,并以守孝为名在沈家住了一年,直到孝满才回京。

  而在这期间,数名后娘安排的丫头、嬷嬷不是重病而亡便是失足落水,要不犯了过错被发卖了,剩下的寥寥无几,绣春和非家生子的剪秋便升为一等丫头,随侍在侧。

  苏子晴的父亲苏长亭是诚意伯,苏家本有公爵之位,只是三代以后降等袭爵,降到如今的爵位,门庭也渐渐败落,不如往昔的荣光,门前车马稀落,不见喧哗。

  世家子弟不事生产,坐吃山空掏光了家产,为了留住往日的富贵,苏长亭在长辈的做主下娶了江南富商之女沈若秋,十几艘大船的嫁妆立即让苏家富了起来,又过起奢华无度的日子。

  婚后夫妻俩的感情不好也不坏,就和寻常夫妻没两样,还是世子的苏长亭靠着妻子的嫁妆在朝中走动,希望能觅一官半职,后院的事他一概不理,全交给妻子处理。

  有妻子娘家的财力支援,苏长亭过得如鱼得水,要什么有什么,全无后顾之忧,在银子的打点下很快地觅得官职,就是子嗣不丰,成亲三年未有所出,见儿子无后,苏老夫人安氏压着媳妇硬给儿子纳妾,也就是后来的云姨娘,她是苏老夫人身边的一等丫头,心灵手巧,善于哄人,嘴上抹蜜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