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美人如花但有刺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138 页

 

  “微臣要的不多,只愿天下从此太平,不用微臣驰骋沙场,微臣和拙荆可以过过你侬我侬的小日子,再生几只小猪崽,再不多求。”这些看来他们聚少离多,他亏欠妻子的地方太多太多了。

  闻言,顺泰帝轻轻一叹,“没出息。”

  他轻笑,“臣若有出息,文武百官就紧张了。”他们不只怕他功高震主,还担心他谋朝篡位。

  顺泰帝话语一滞,苦笑。“罢了,罢了,朕不为难你,你的兵符先放在朕这儿,哪天你想要了再来取。”

  “谢陛下,哪日国家有难了,子怒定义无反顾的挺身而出,为护家国再战沙场。”国家兴亡,匹夫有责。

  “去去去,少说好听话,还不都是糊弄朕,你和尊夫人学坏了。”遇到这对夫妻,他有吃亏的分。

  欧阳无恕从怀中取出一物,“陛下,这是拙荆托微臣转交给陛下的东西,感谢陛下对微臣夫妻的厚德。”

  “什么东西?”为什么他有种好像又被坑了的感觉。

  皇上接过被递过来的一本小册子,翻开一看,当下喷茶,两眼圆睁,不敢相信这是――

  春宫画?

  “欧阳无恕,你妻子居然是唐十二少?”天下闻名的狂士,一手画春宫,一手画山水,幅幅画作皆动人。

  回给皇上的是一声狂妄至极的长笑,皇上不怒反笑的迅速翻开第一页,越看越入迷的忘了早朝,欧阳无恕要告退,他头也不抬的挥挥手,最后捉了某个貌美的宫女上了龙榻翻云覆雨,这女子仍乃景阳帝之母,杨妃。

  欧阳无恕回到府门前,他第一件做的事是抬头一看,瞧瞧上了新漆的“征北侯府”匾额,他每一回看,眼眶就发热一回,他祖父临终时念念不忘这块牌匾,而他爹生前又矢志夺回往日威名,如今由他亲手得回,他算对得起他们了。

  “成了?”

  踏进正院看着妻子俏皮的神情,欧阳无恕心里的笑意忍不住要满出去,伸手朝她鼻头一弹。“又不听话了。”

  他方才经过小厨房,发现那儿一团乱,就知是怎么回事,她厨艺不佳还偷偷下厨,每次都闹出点事。

  “哎呀!好痛,鼻粱被你弹断了。”真没风度,对女子下手,他的手会烂掉、烂掉、烂掉……

  “又装。”被她骗过一次再上当,那叫傻子。

  “真的痛嘛!瞧我细皮嫩肉的,而你又是鲁男子一个,被你一祸害还不灾情惨重。”捂着鼻的她好像很痛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