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美人如花但有刺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111 页

 

  在镇国将军府这边,高堂上坐着皮笑肉不笑的陆氏,她手脚仍矫,健步如飞,却偏偏拿着比人高的紫檀木雕云纹鹤首拐杖,好显示她尊荣的地位和不容忽视的气势。

  她想直接给新妇来个下马威,可惜覆盖着喜帕的苏子晴感受不到,她全然无觉地被一条红绸拉着走,而后进了新房,坐上喜床,那口憋在胸口的气才缓缓吐出。

  “终于娶到你了。”等她五年,漫长的五年呀!今日她还是落入他手中,成为他的妻子。

  喜帕下的娇颜微微发烫,苏子晴娇羞嗔道:“还不出去敬酒,愣着干什么,外头好像来了不少客人。”

  欧阳无恕低低轻笑,让苏子晴的耳朵跟着发痒。

  “晴儿比为夫还急着洞房……”

  一粒长生果往他身上扔,低笑声变浑厚。

  “至少得等为夫掀了盖头,我可舍不得你顶着这顶凤冠再坐上几个时辰。”

  闻言的苏子晴霎时在心里呻吟,两颊红得微微发烫,“我下一次再嫁人就不会闹笑话了。”

  “你还想有下一次?”他面色一黑,全无笑意。

  “谁晓得呢!要是你对我不好,动辄打骂,在外花天酒地,搞三捻七还带其他给我当姊妹,老娘再忍你就不是人,一别两宽,各自得意,十步之内有芳草。”她不会吊死在一棵歪脖子树上,君若无情我便休。

  欧阳无恕苦笑地拿起红绒布上的金秤,轻轻将喜帕挑开,“今日是我们大喜之日你就想着休夫?”

  “所以你要对我好一点,看在你尚有‘美色’可取的分上,我姑且与你做夫妻。”她脸红心跳的看着他。

  “只有美色而已?”俊颜逼近她,温热的气息从口鼻呼出,喷到她脸上,令她面颊更红了,恍若要滴出血来。

  “去,少来调戏我,把你该做的事做完,夜还长得很。”她佯装泼辣的说,眼底的那抹羞涩却掩不住,更惹人心动。

  “谨遵夫人之意,把我想做的事做完……”

  想和该是两回事,喉咙干涩的欧阳无恕正想把人扑倒,与她成为名符其实的夫妻,一旁被直接无视的喜娘轻咳一声,提醒他该出去了,他才一脸欲求不满的撂下狠话,要她等着他,长夜孤寂,他很快就回来。

  得了赏银的喜娘欢天喜地的出新房,门外的丫头赶紧入门服侍更衣、洗漱。

  第十章 腹黑夫妻不好惹(2)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