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美人如花但有刺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1 页

 

  第一章 伯府嫡女秘密多(1)

  河水潺潺,新月如钩,微凉的秋风吹动着两岸的芦苇,窸窸窣窣,白色的芦苇如起伏的波涛,随着风一高一低。

  水流声应和着芦苇的演奏,微亮的月光照着水波粼粼的河水,彷佛万千鱼儿闪着微蓝鳞光,合力推动着吃水向前的船只,形单影只,唯有微风相送之。

  四周静得很不寻常,但有人无动于衷,享受着夜的孤寂。

  风沉沉而夜寂寂,除了船头划破江面而溅开的波涛声,整艘客船的乘客都在夜幕低垂中沉睡。

  “小姐,歇一会儿吧,夜深了。”十二、三岁的丫头绣春轻声道,她身着玫红色绣玉兰比甲衣裙,头上梳了个双丫髻,容貌秀丽而清纯,身段隐约可见少女体态。

  被她喊作小姐的是一名年纪略小几岁的秀美姑娘,身子单薄彷佛弱柳,不及巴掌大的小脸上有一双特别清亮的盈盈杏眸,她正坐在桌前,提笔作画。

  另有一名丫头因晕船而难受着,吃了药后虽然好一些,可是人蔫蔫的,只好提早休息。

  “让我再画一会儿,你先去睡吧!”有个人在身后杵着,她下笔都慢了,顾忌颇多。

  “没人侍候小姐茶水怎成,奴婢不困。”刚一说完,绣春忍不住打了个哈欠,眼皮子往下掉,夜深人静,哪个不睡觉,铁打的身子也禁不住连日来的奔波。

  “去歇息,我这儿不需要人服侍。”背后灵似的守着,她自个儿也别扭,总觉得肩上多了颗石头。

  “小姐不歇着,奴婢也不歇,哪有主子漏夜不睡而下人睡得像头猪似的。”绣春指的是另一个丫头剪秋,那真是个一条筋的人,主子让她去歇着她就真的去歇着,只要让她吃饱万事都好。

  一灯如豆,看着笔下尚未成形的人儿,苏子晴眉头一拧。“我不喜欢作画时有人在身边。”

  “可是小姐……”服侍主子是做奴婢的责任,要不然叶嬷嬷又要拧她胳臂,骂她是不守规矩的小贱蹄子了。

  “小姐说的是还是你说的是?”苏子晴冷下声。

  拿身分压人,这是她最不愿意做的事,她想做的是以心御人,而非仗势欺人,偏偏底下这些人被教得迷糊了,忠心归忠心,却会自作主张,以为自己是为她好。

  “小姐说的是。”她哪敢和小姐顶嘴,只是……“小姐饿了吧?奴婢给你煮一碗薏仁百合粥?”她小心翼翼的问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