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受宠姨娘有点忙(下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24 页

 

  宋萃玉知道今年江南惊蛰没响雷,民间本就不安定,只能说老祖宗的历法真的太厉害了,春雷没响,还真的从四月到现在六月,一滴雨都没下,据说农田都龟裂了,连专门养鱼的池塘都见了底,农民苦不堪言。

  皇上这两个月都在烦恼这件事,江南是东瑞国的粮仓,一旦种植岀现问题,明年的量产会大幅减少,继而影响民生。

  现在终于下了雨,真是万幸。

  看着赵天霁高兴的神色,宋萃玉觉得这个人好神奇,明明可以做个吃喝玩乐就好的官二代,偏偏要过得忧国忧民的,去年撤换掉黄将军的所有人马,也是他跟仁王力打压力面对那些「皇上,万万不可啊」的老家伙,那阵子他虽然没多说什么,但每天他早起上朝后,枕头上都是一大堆他掉的头发,直到事情尘埃落定,他才恢复每天几根的落发量。

  过得这么劳心劳力的,真傻,可是她就喜欢他这样子,让她觉得很闪亮,很尊敬。女人的爱果然要带着尊敬才会更长久啊。

  想起前生,因为年纪三十了很慌张,客人介绍了自己的弟弟,两人就交往了,结婚的理由也很好笑,不是因为「我爱你,我想跟你生活在一起」,而是「我们年纪都到了,应该要结婚了」。

  她的前夫很自私,叫他帮忙做家务就会讲「我要上班」,好像自己是他养的一样,她也要上班好吗,她还每天上班十二个小时呢,只能庆幸两人没孩子,因为她一个客人说,她明明有老公,却觉得自己像单亲妈妈,小孩哭了、饿了,老公都说「XXX,你女儿要换尿布」。

  那时那位客人一脸生气的说——

  他讲「你女儿」耶,好像那个孩子是我自己一个人无性生殖生出来似的,我如果一时走不开,他就会让孩子一直哭。

  前夫就是一个她无法尊敬的人,他的人生守则是「只要不要烦到我,其它都随便」,所以她和婆婆有不愉快,他也不想调解,只要求她忍耐,不管自己妈妈的要求有多不合理,都只会讲一句「她年纪大了,你就让让她」,凭啥?!

  她自问不是坏媳妇,但婆婆见钱眼睛就发红,自从知道她的收入后,就一直说想岀国,可是没人帮她付钱,别人家的媳妇都会买钻石给婆婆,自己苦命,都没戴过钻石,经络师宋小玉超想尖叫,我也没戴过钻石好吗,一直要她把薪水上缴,烦死了,她辛辛苦苦每天帮人按摩,按到手抽筋,按到血管浮凸,双手奇丑无比,就因为她是媳妇,就得把辛苦钱上缴,她又不是傻子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