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别哭我娶你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86 页

 

  理宗绍定五年(一二三二),蒙古派使者至宋商议夹攻金人,朝中群臣多主张乘机联蒙灭企,独赵范力持异议,他说:「宣和海上之盟,厥初甚坚,迄以取祸,不可不鉴!」。但理宗不听,应允助兵夹攻。蒙古也答应事成后,以河南之地归宋,次年理宗派孟珙率兵与蒙古会师。

  金主守绪于日暮途穷,退据蔡州(今河南汝南)时,曾派人到宋乞粮说:「蒙古灭国四十,以及西夏,夏亡及我,我亡必及宋,唇亡齿寒,自然之势,宋若与我联合,所以为我者亦为彼也。」

  可惜理宗不予理会,并由孟珙督军急急攻城,金主乃传位承麟,宋兵以次云梯攻入城内,守绪自杀,永麟为乱兵所杀,金亡。

  附注:这就是故事里头,商子任说宋将亡,要避祸的缘由。

  宋蒙在联盟之际曾有约定,事成河市之地归宋,当时,金国都城在开封,西元一二三三年全国迁都于蔡州(今河南汝南),接近宋境,汴京并非联合攻陷,蒙古振振有调,不肯以所得与人,只允蔡州以东归宋,陈、蔡之西北马蒙古。灭金后,宋命孟珙、赵范等分屯京西以备。是时,赵范与其弟赵葵见蒙古退归河北,主张乘机抚定中原,建「守河据关,收复三京」之议,虽遭群臣之反对,但宰相郑清之却力赞其说,于是宋兵尽出。

  初期虽能攻据汴京进入洛阳,惟因缺乏兵粮,士无斗志,且蒙古大军云集,决黄河寸金淀(今河南开封县以北)灌宋营,未遂败退。蒙古遣使者责宋败盟,宋急遣使者报谢,以求缓和,但蒙古终感不满,从此以后,宋蒙之战再起,河、淮、川、杨之间,迄无宁日了。

  附注:值此时,商子任于天山建迷宫,避战祸,遂成一人间乐土。迷官的由来大概就是这样了。

  另外,宋朝的府、州县长官,通称「权知某府事」、「知某州事」,简称为知府、知州,另设通判,几民兵财赋户口讼狱之事皆可参与,文书非由通判副署不得行下。其局称为幕职官。县设知县成县令,佐以县丞,另有主簿和尉,合称四厅。地方长贰皆为临时派遣而非本职,故职责不尊,任期不久,很难有所作为。这对宋代的整个国力的培养极有关系。

  附注:故事里商子任和许仲言职任县丞,那其实是非常小的官,连品级都称不上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