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久别重婚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95 页

 

  已是魏氏集团当家的慕槐,将名下所有资产指名留给她继承,魏氏王国则由董事会另行选出继任者。

  “怎么可能?我是他儿子!我有权分财产,怎么都留给了她!”

  在律师宣完遗嘱后,那个五官跟邱孟恬很像的十五岁男孩咆哮道。

  而律师只是看了男孩,以及男孩身旁的邱孟恬一眼,而后出示一张病历,“这是慕先生二年前在英国送医的病历,当时慕先生遭受严重运动伤害,复健一年后行动自如,可其实当年的运动伤害伤到了制精功能,慕先生不可能有孩子。”

  律师的话引起轩然大波,她也震愣不已,慕槐,那个男人居然……不孕?

  “这是邱小姐之子与慕先生DNA的检验报告,证明他们不可能是父子。”

  “怎、怎么可能?我爸爸是慕槐,是魏氏总裁,不可能……你说,你告诉我的,我爸是慕槐,你在骗我对不对?”少年疯狂了,质问着他母亲,相信了十五年,自以为的身世原来全是谎言。

  洪心语不记得梦里头邱孟恬的表情,她只记得自己的心情,像被人打了一拳。“他……他不能有小孩?”那么当初她恨慕槐的理由,就变得可笑。“我不信……那他为什么……不离婚?”

  “慕先生坚持不离婚,是因为这样才能把遗产留给你。”律师平铺直叙地道。

  “这些钱,慕先生希望你能好好过日子,照顾好自己,慕先生最后留一个口信要给洪女士――他从来没有背弃过你们的婚姻。”

  律师宣读完就走了,没有理会遗嘱内容带来的混乱,留下她痛彻心扉,懊悔不已,后悔自己不够坚强,不懂得争取,不敢去找答案,以至于什么都错过了。

  “还好只是梦。”洪心语眼眶泛红,至今还能够感觉到梦中她的懊悔和痛苦。

  梦中慕槐会不孕,是他弟弟魏儒均下的手,现实中,魏儒均因为玩世不恭,去年上夜店的时候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,被打了一顿,到现在都没有下床,听说会半身不遂。

  洪心语记得慕槐带她去见的大学同学中,其中一人家里好像是两岸很有势力的黑道……

  不,不想了,只是梦而已。

  但那个梦,有另外一件事情令她在意。

  梦里头,慕槐在四十五岁那一年得了鼻咽癌,发现时已经是末期了,曾治疗成功,但在五年后复发,最后死于并发症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