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久别重婚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94 页

 

  从怀孕到生产,他一直照顾着她,无微不至。

  怀孕后期,她水肿得厉害,小腿老是抽筋酸疼,每天每天,慕槐都会帮她按摩发涨的小腿,让她舒服些,从来都不嫌累。

  “才结婚两年就嫌我老了。”大手搂着她生过小孩后显得丰满的身躯,她身材还未恢复到从前,但在慕槐眼中,她没有一处不差。“等你坐完月子,你会知道我老没老!”

  洪心语听见这么不正经的话,忍不住打他。“在小孩子面前,你说什么啦!”

  慕槐只是笑,不敢喊出声,让她打着玩,怕喊出来,会吵醒睡梦中的宝贝儿子。

  “好了,你去睡一会儿,你都没怎么休息。”再贪恋地看了儿子一眼,慕槐狠下心肠,扳过洪心语的肩,拉着她离开婴儿房,两个放不下孩子的新手爸妈,一再确定监控器绝对能让他们第一时间听见儿子的哭声,这才依依不舍地回到了房间。

  一番梳洗之后睡下,白日晚上两头忙的慕槐,很快打起了鼾来。

  顾了好几天小孩,只有刚才睡了四小时的洪心语却趴在慕槐胸前,看着他累极的睡颜。

  她没有告诉慕槐,她又作了梦,是新婚时作的梦的延续。

  梦里面,她因为受不了慕槐的出轨、奶奶的压迫,她什么都不要了,不要家、不要婚姻。

  离开后她一无所有,也没有工作,只能从零开始,她进入了与William敌对的超市,在那里从小店员开始做,撑到了经理的位置,她变得自信,也很有魄力,买了属于自己的房子,可她还是一个人。

  柏廷哥常来看她,知道她没有离婚,仍愿陪着她,她寂寞太久,而柏廷哥真的对她很好,让她感受到以前没有过的快乐,于是她答应和他在一起。

  但之后她才发现那不是爱情,她爱的还是慕槐,越是跟柏廷哥在一起,越是享有他的付出,她越觉得自己对不起柏廷哥。

  他们分手了,保持单身一直到她四十五岁那一年。

  一名陌生的律师来找她,告知慕槐的死讯,那一瞬间,她楞了。

  没想到那个她爱了一生了也恨了一生的男人,就这样死了,孤伶伶的,死在他们决裂之前,一同生活的家。

  是癌症,鼻咽癌末期,他痛苦了很久很久,总算解脱了。

  多年未见,她仍是慕槐的妻子,法定的继承人,她亲自办了慕槐的丧事,而后,听律师宣读慕槐的遗嘱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