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久别重婚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8 页

 

  站在餐桌旁,吃得两颊鼓鼓的洪心语睁大了眼睛,看着一身休闲服,全身散发着肥皂香的男人。

  慕槐也洗了澡,换下那身笔挺的西装,也洗掉了油头,他发丝偏细软,因此上班时总是用发油梳出个型来,下班后洗完头发吹干,细细软软的头发让他看起来比平时年轻,而且可爱,她就很喜欢手指穿过他发丝时的感觉。

  比起西装革履,一身菁英气息的慕槐,洪心语更喜欢轻松随兴,穿着家居服在家中四处走动的他。

  “又没吹头发。”慕槐盛好了汤,抬头就看见她头上的毛巾,以及她吃得两颊鼓鼓的脸,她许是饿坏了,嘴里的东西还没吞下去就忙着继续塞,像小松鼠似的。“怎不吹干呢?年纪大了会头痛的。”语气责备但是不凶恶,就是家人关心的唠叨,没有让人惧怕的感觉。

  “原本要吹头发的,可看见吃的,我饿了。”洪心语咽下嘴里的干贝之后说,又拿了一卷包得精致的荷叶米糕。

  “你胃不好,别吃糯米。”

  慕槐眼尖拿走了她手上的米糕,取了一个中碗,在里头夹了许多菜后塞到洪心语手里,拉着她到客厅,让她坐在沙发上。

  “你慢慢吃,头发我帮你吹干。”慕槐去拿了吹风机过来,先轻柔的擦干她的头发,再用温度合适的风轻轻的吹着。

  坐着吃东西,还被人温柔的吹头发,洪心语眼睛舒服的眯了起来,她真觉得有被疼爱的感觉。

  这跟梦境不一样,在梦中她没有被疼爱的感觉,只觉得自己爱着那个人,爱得委屈又没自信,她得忍耐再忍耐,直到忍无可忍。

  “在想什么?想到发呆。”慕槐吹干了妻子的头发,看见她捧在手里的碗,里头的食物被吃了大半。

  “在想我们结婚了。”甩了甩飘逸的头发,洪心语把碗放在矮几上,回头看向站在她身侧的男人。“这不是梦吧?”

  “你还没睡醒吗?”慕槐笑出声来,眼神染上了欲火。“我看需要做点什么让你分清楚现实和梦境的分别――吃了东西,不饿了吧?那么该换你喂饱我了。”说着将她拉起来,带进自己怀里。

  冷不防被拉起,洪心语呆了呆,可马上就感觉到抱着自己的男人身下……那无法忽视的生理反应。

  也太突然了吧!刚刚不是还在吃东西吗!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