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久别重婚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45 页

 

  “请了特休。”慕槐简短回答。

  “上次看见你,起码是三个月前了,还是在你婚礼上。当时你爸说你要结婚,我真是吓了一跳,太突然了,对了,你太太呢?没来?”

  “受训。”问起妻子,慕槐回答更简短。

  “受训?”闻言,老章讶异地挑了挑眉。“她还在外面上班?”

  “嗯。”慕槐喝了口水,接续道:“她最近升上副店长,在培训。”提起自己太太,全是骄傲的口吻。

  “我记得你说过,她是你的下属,结了婚还工作,至于吗?”老章极为讶异慕槐居然让奏子在外头工作。

  对他们这样的人来说,太太就只要在家里待着,买买东西、带带孩子,需要夫妻共同出席的场合,再妆扮得美美的让男人有面子,不是吗?

  况且一间店的副店长,薪水才那么一点,还不够他老婆买个包呢。

  “她从中得到成就感,这样很好,我妈也不反对。”慕槐简单解释,把球踢给自己强大的妈。

  “就是说,我媳妇想工作就工作,别人管不着!”她虽然也希望媳妇回家养身体,准备生小孩,可护短的慕舒颖自己能念媳妇,别人可不准。

  况且有了这个媳妇,儿子变温柔了,念大学的时候,儿子不知怎么了,突然发起狠来,念书、实习一把抓,拼学业也拼工作,作息全乱了,到最后把自己的胃给搞坏了,她几次劝他保重身体都不听。

  现在有老婆了,知道疼太太,也会疼妈妈,像今天,知道她明天又要飞到中国去忙自己的品牌,阿槐就请了特休,陪她来俱乐部吃她一直都很想吃的德国猪脚。

  “是是是,大嫂说的是。”老章真怕了这个战斗力十足的女人。

  一行人说说笑笑,慕槐虽然少有话语,但他却很自然而然的融入这几个长辈之间,长辈们聊一聊还会问到他。

  魏儒均则被了在一旁,没有人发现他的尴尬,他觉得恼怒,不自觉握紧放在两腿侧的拳头。

  “服务生!给我们换张大一点的桌子……阿均怎么光站着?快坐下,看见你大妈怎么不叫人?”

  老章聊开了,打算让服务生来给他们并桌,回头却看见始终没发话的魏儒均,深知他们是忘了这孩子了,也就帮忙化解尴尬,让他融入其中。

  “别!我只有一个儿子,什么大妈二妈的,不关我的事。”慕舒颖绝不接受自己儿子以外的年轻男性喊自己一声妈,立刻阻止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