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老公我好热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9 页

 

  “天啊,你就不能小心一点吗?!”夭寿,还说不信任她的技术,他的技术才恐怖好吗?好在后方没有来车,不然可要出车祸了!

  “是我造成的吗?”可恶!分明是她说的话教自己闪了神,怎么就变成他的错了?

  “不然车是我开的喔?”她竖起秀眉朝他大吼,若不是车内伸展空间有限,她早就站起来跳脚了。

  “……”他空出一只手抹抹脸,拿不出任何话来反驳。

  “我不是才告诉你,我现在在做造型师吗?造型师有一、两顶假发很正常,你在大惊小敝个什么劲儿?”她越念越爽,有种报仇的快感。

  “我哪知道造型师都在干么。”隔行如隔山,他会知道才有鬼。

  “就做造型啊!”出国三、五年就忘了国字怎么写是吧?就字面上的意思啊!

  “废话!”

  “废话就别说出来啊!”

  “……”

  两人就这样一路由国际机场吵回台北,直到走进于家大厅双方都还臭着脸,搞得早在客厅里等候的于伯成和柳冀南见状,感到一阵莫名其妙。

  “怎么回事,两个人脸色都这么难看,是不舒服吗?”于伯成推了推老花眼镜,关心地问了句。

  “没有啊!什么事都没有。”柳丹绮扯开嘴角,可惜那个弧度显得有些牵强。

  “我们吵了一架。”于峻岳可没她那么乡愿,大大方方招供两人之间的不愉快。

  “于峻岳!”柳丹绮心口一提,懊恼地直喊他的名。

  “本来就是啊,吵架而已,没什么不能说的。”从小到大,不就是这么一路吵过来的吗?没有百次也有千次,两家家长应该都已经麻痹了才对。

  “你……”

  “好了丹绮,过来爸爸这边坐。”

  柳丹绮原本还想借题发挥,不意被老爸柳冀南喊住,顿时英雌气短,才到口的声音缩了回去,闷闷地到父亲身边坐下。

  “你也真是的,都好些年没跟丹绮见面了,怎么一见面就吵架?又不是小孩子。”于伯成责怪自己的长子。

  “是她要跟我吵。”于峻岳觉得委屈,战火从头到尾都不是他挑起的。

  柳丹绮无辜且错愕地指着自己的鼻子,不敢相信他竟然这样抹黑自己,可两位长辈坐在厅前,她也不好太过造次,憋得一口气卡在喉咙里吐不出来,差点没因此内伤。

  见她没有反应,于峻岳心下有丝窃喜,但理由与她相同,有长辈在他也不好“乘胜追击”,只安静的立于一旁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