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老公我好热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25 页

 

  对啦,他就是那样一个旧思想、老古板的大男人,纵使现代观念开放,他仍认为该为她保守名节。

  “你得到我的同意了吗?我有同意你为我着想、为我好吗?”气晕,他怎知他的思虑对她是好的?

  就像庄子论鱼,人不是鱼又怎知鱼是快乐或痛苦?他连问都没问就兀自为她做决定,那就只能称之为独裁。

  “……你这不是强词夺理吗?”头一回觉得她是个很“卢”的女人。“对你好就对你好,干么还要你同意?”

  “当然要我同意。”她挺了挺胸口,坚持自己的主张。“我可不是那么随便的人,任何人对我好,我就该照单全收。”

  “我没那个意思!”他气急败坏地低咆。“你认为我跟那些人一样吗?在你心里,我应该有那么点不同吧!”

  再怎么样他都是她喜欢了二十年的男人,他潜意识里认为自己应该是不同的,至少好过那些连名字都喊不出来的阿猫阿狗。

  “哪里不一样?”只要是人一律平等,他没念过公民与道德吗?课本上都是这么教的,他一定是上课时没认真听老师讲课。“人人生而平等,你是多了双眼还是多了只胳膊,才自认自己跟其它人不同?”

  于峻岳的嘴角抽搐了下。“我今天才知道你这么伶牙俐齿。”

  女人真是奇怪的动物,才经历一场婚礼,就能产生出和以往不同的性格,他想他永远无法理解女人。

  “是你从没有用心了解我。”她哀怨地轻叹一口气。

  于峻岳凝视着她,微眯的眼仔细地审视着眼前这个教他感到既熟悉又陌生的女人,可越瞧他眉心蹙得越深。

  她说对了,他承认自己没有试图去了解她。

  一个从五岁就认识至今的女人,他以为自己了解得够多了,所以从没在她身上多花时间及心思,可现下,他突然发现自己错得离谱。

  事实上他一点都不了解她,他甚至有种自己从来不曾认识过她的错觉。

  “你应该很清楚,我们为什么会结婚。”他头痛得要命,轻抚太阳穴说之以理。

  她咬牙点头。“再清楚不过了。”

  “所以在答应结婚之前,你就应该把所有可能都设想清楚不是吗?”一如他,推想得清清楚楚,否则他不会贸然且厚脸皮地向她提出婚约。

  当然,显然他的推测没预料到她的转变――应该说,没预料到自己竟不了解她的真实性格,这是他如今面临此等困境最大的失误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