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出包灵媒妻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2 页

 

  后来她外婆实在看不下去了,才强行将她从父母身边带走,住到山明水秀的乡下,她也由白净可爱的城市小孩变成皮肤黝黑的乡下野孩子,整天疯玩得不见人影。

  十岁那年,夏家移民多伦多,夏父、夏母原本也要带她走,可她考虑再三还是不走了,一来不想再被关起来面对各种测试仪器,二来舍不得疼爱她的外公、外婆。

  夏家一门都是医师,他们信仰医学科学,任何仪器检测不出来的事物皆不合理,故而不相信这世间有鬼,只当是无法解释的现象,有待科学去研究、发掘还以真相。

  “烧肉便当,你冷气开太强了。”夏春秋皱眉嘟囔。

  她口中的“烧肉便当”是事务所社长海丽,天生怕热,身高……

  “不强,刚刚好,你确定你不是又见鬼了?”她遇鬼的机率是寻常人的一百倍,本身具有聚阴体质。

  一听到鬼,夏春秋又不由自主的打寒颤。“别提那个字,我忌讳。”

  “你自个儿就是通灵师,还避讳什么,你见过的鬼比人还多,何必吓成那样子。”真不长进。

  一道黑色阴影从夏春秋身边闪过,全身散发着黑暗气息,一件黑色大斗篷从头盖到脚叫人看不清面容,只知是名女人,身形曼妙修长,高挑偏瘦,露在斗篷外捧着水晶球的双手几无血色。

  她和夏春秋合称“阴亏二人组”。

  一个是长年不晒太阳,昼伏夜出,导致皮肤白得不像话,一个是时时见鬼,吓得脸色惨白,两人阳气不足,明显阴盛,常人走过她们身边都能感到一阵森森寒气。

  “吉卜赛,你少落井下石,若是让你整日身后跟着一个用死鱼眼瞪你的老婆婆,我就不信你能睡得高枕无忧。”夏春秋有气无力的指控,翻白眼。

  吉卜赛不是化名,她就姓吉,吉卜赛的父亲是知名的堪舆大师,他想培育出嫡亲的弟子,卜赛的意思是占卜的本事能赛过他,成为家族中的传人,光耀门楣。

  可惜吉卜赛对家传绝学不感兴趣,她偏好西洋学派,尤其是对水晶球的喜爱更是执着,在她不眠不休的狂热钻研下还真让她琢磨出门道,卜算和测吉凶十分灵验。

  “你又去什么鬼地方?”阴气十足的女声涌起。

  夏春秋没好气的伸出一脚,做出踢人尾椎的动作。“叫你别提你还提,我不过回去祭祖。”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