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一城主母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99 页

 

  “夫人?”燕北秀一愕,不敢相信未梳妇人髻的女子已为人妇。“你成亲了?”

  “是呀!长得还不赖,有人要就随随便便地嫁了。”她原本以为嫁个老头子,等着守寡收遗产。

  嫁王爷还随便?

  听到这话的人都会认为她太不知足了,嫁给王爷还嫌弃,可是只有荷叶、荷心知道个中心酸,成清宁是代姊出阁,凤冠、霞帔、嫁衣根本来不及做,一身新娘穿戴全是成清仪的,而她的个头比嫡姊高上一、两寸,幸好她瘦,勉强能穿上,裙摆短得差点连脚踝都遮不住。

  她所有的陪嫁都是别人的,除了她的私房和两个丫头。

  只是能不随便吗?赶鸭子上架的婚礼十分匆促,似人偶一般被人以线牵着走,犹不知如何面对新娘子被掉包的新郎。

  “要不要改嫁?”燕北秀毛遂自荐。

  “你有家财万贯、良田万顷吗?”

  “……应该有。”银子是不少,但田亩……

  “应该是指现在,还是再多打家劫舍几回之后?没银子是娶不到老婆的。”他只能抢,但不见得抢得到。

  他失笑,但有更多的不服气。“你嫁的那个男人很有钱?”

  “富可敌国。”将来。

  “不可能,西北的富户并不多。”富有,但富不过州,遑论国了。

  “谁说我是西北人?”她是嫁到西北的媳妇儿。

  “你是京里人?”难怪了,一身贵人气派。

  成清宁不点头也不摇头。“目前我没有找后夫的打算,不过你长相尚可,若有需要我会考虑。”

  他……他被调戏了?双目一睁的燕北秀露出难以置信的表情,他纵横西北沙地数年,头一回遇到敢戏弄他的女人。

  “站住!”

  燕北秀欲上前,一把长剑指向他胸口。

  “这位大哥,刀剑无眼,你还是不要以身相试,我们萧萧能胸口碎大石,一拳打死虎,脚踢水里蛟,你要是不怕死可以试试。”唉!桓哥哥到哪里去了,为什么还不回来?

  萧萧――萧定礼脸皮涨红,他不会胸口碎大石,更未曾一拳打死虎,脚踢水里蛟是子虚乌有,他只是从严格训练中被拔擢的西北军人,王妃这话说得让人好心虚呀!

  “你还吃得下?”燕北秀觉得不可思议。

  “为什么不,吃饱了好办事。”现宰现烤的肉好吃到连舌头都要吞下去了,鲜嫩多汁。

  “办什么事?”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