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一城主母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71 页

 

  皇甫桓冷诮道:“你的情形能和我相提并论?”

  挨了骂,他羞愧的低下头。“要不我也把腿打断了,缓上几年。”

  “混帐!”真不敢相信这般荒唐话由他口中说出。

  皇甫桓的残疾是迫不得已,功高震主,他只能好不起来,让未清的残毒留在腿上,日日受着毒发的折磨。

  皇甫寻脸皮厚的挠耳呵笑。“十七皇叔,你也晓得我胸无大志,只想混吃混喝的混个闲散王爷当当,如今当了监军也是做做样子,在文武百官面前博个好名声而已,我打混一点,父皇才不会拿我开刀。”

  皇室中人没有一个是孩子,打他一落地就活得艰难,要不是有母妃和皇叔护着,他早不知死几百回了。

  “你不想要那个位置吗?―人想安乐就必须争,即使庸碌无为也是威胁,是别人眼中的一根刺。

  他一窒,讪然道:“我要得起吗?”

  皇甫桓不语,沉肃地看了他半晌,而后扬唇,“你有我。”

  “十七皇叔……”他一下子眼眶热了。

  前有大皇子,占着长子之名,虽然生母出身不高,可他母舅是西南军将领,手握三十万兵权,后有名正言顺的三皇子、现今太子,皇后嫡出,光是这身分就够他稳坐东宫之位。

  更强劲的对手是颇受皇上所喜的宠妃宁妃之子,仗着母妃的受宠,同样备受宠爱的皇甫泓也是虎视眈眈、志在必得的排除异己,暗中筹划,手段狠厉。

  宁妃是太后的表侄女,有太后的亲族在身后支持,何愁大事不成。

  “延平将军是谁的人你可知晓?”他可不能再胡涂混日子,人无伤虎意,虎有害人心。

  老虎吃肉实属正常,它原本以肉为主食,不管人或他物,只要会动的活物,在它眼中就是食物。

  皇甫寻满脸错愕,“他不是父皇的人?”自幼当皇上伴读的延平将军也选边站了?

  “他是三皇子的暗线,东宫奉仪为他妻妹,因品阶太低而无人注目,此名奉仪是府中祖父的心头宝,亲自教养,带在身边多年,堪为太子正妃。”老太爷曾为皇上的太傅。

  现在是奉仪,日后可不得而知,若是太子能荣登大位,此女娘家功不可没,势必要提提位分,当一宫正主。

  “什么?三皇兄的手这么长,竟敢伸向父皇身侧。”他不要命了,一旦被察觉,连皇后也会受到波及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