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一城主母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6 页

 

  听到妻子提到皇帝,皇甫桓冷笑,“他还没昏庸到不顾大明江山,因为他有意无意的压制,近年来少有能带兵打仗的出众将领,即便有也在我的西北军中,他看了眼红也不敢重用。”

  怕兵变,因此不给实权,外蛮不来犯时倒是可行之举,可是万一兵临城下,那便是自取灭亡,君臣不同心则难护大树,各自为政地成了一盘散沙,皇上是在自斩胳臂。

  “所以他明知你走不了,上不了马也不得不用你,你有行军布阵之才,善于筹划攻防的脑子,还有在军中不坠的威名,他舍你其谁,可心里还是想着怎么拿捏你的软肋。”

  皇帝的心思不就是想控制住秦王,使其不生反心,可不让马儿吃饱却要马儿日行千里,他倒是想得美,好处全让他一人占尽,旁人想喝口汤都没机会。

  一路风尘仆仆赶来和丈夫相会,其实成清宁的脸色并不佳,她赶路赶得头昏脑胀,再平稳的马车也禁不起路面的颠簸,她一面吐一面逼自己硬吞比石头还硬的干粮。

  可是即使如此,她一见到多日不见的夫婿,清澈如晴空的美目仍漾着动人光彩,为能夫妻团聚而欢喜。

  皇甫桓面泛苦涩,握缰的手倏地一紧,“我和他是一母同胞的兄弟,他居然不信我,连我也防。”

  这才是莫大的悲哀,叫人心寒。

  “一山本就难容二虎,感情再好的兄弟也会因分家而闹分歧,何况那个位置太诱人了,少有人不受诱惑,古往今来哪个皇帝不把座下龙位看得比命还重,疑邻盗斧。”他看谁都有嫌疑,企图谋夺他的至尊宝座。

  “我不要。”要来何用?

  他从不想困在四方墙里,每天面对处理不完的政务和后宫嫔妃层出不穷的争宠手段,前朝要平衡,后宫要顾及,一个皇上不能分成成千上万个,那么多的事哪忙得过来?

  “不要你是嘴上说说,你问其他人信不信,除了那个呆呆的被你拐来西北当监军的九皇子,谁信你没有夺位的野心?”和氏无罪,怀璧其罪,一个人太过强大,总难免引来各方的猜忌和不安。

  一想到心性还没被带歪的小九,皇甫桓冷硬的嘴角微微上扬。“若是他,倒是容得下我。”

  九皇子皇甫寻向来崇拜他的小皇叔,立志要成为像他这样的大英雄。

  “你是想……”成清宁不点破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