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一城主母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52 页

 

  “奴婢不敢。”

  六人一跪,跪成一排。

  “不敢还敢顶嘴,我说一句,你们回好几句,你们心里肯定在说着唉!王妃真任性。可我告诉你们,我就是任性,谁叫我是王妃呢!你们只能顺着我,不得违抗。”

  成清宁难得蛮横一回,有意展展威风。

  以前只有荷叶、荷心两个丫头,她说什么她们都毫无二话的照做,不问为什么与对错。

  后来多了明叶、明心,日常作息多了小小的变化,虽然有被监视的感觉,但勉强能接受。

  然后是明春、明桃,丫头间渐渐多了自主意识,对她的要求会反问不说,还会自作主张的为她作决定,以为是为主子分劳,实则是争权。

  她没吩咐的事她们凭什么动?

  她是随和,但不是随便,一见她不发脾气便顺着竿子往上爬,好似她很软绵好欺一般。

  “是的,王妃。”果然是任性――众丫头的心声。

  “又是怎么了?全跪着,是不是她们惹恼了本王的王妃,未尽奴才的本分?”做不好就换人,无须留情。

  人未至,声先到的皇甫桓龙行虎步的入内,他解开了狼皮黑色大氅往地下一扔,一会儿地面湿了一块。

  “桓哥哥,我冷。”撒娇的王妃一见面就诉苦。

  闻言,他为之失笑,“我才离开你一会儿就喊冷?”

  他想去抱住娇妻,她却嫌弃的往后缩。

  “不要靠近我,先在炭盆旁烘热身子,不许用你的冷手冷脸碰我。”她好不容易才暖了一点,不想又碰到一身冰。

  “娇气。”他好笑的横了她一眼。

  皇甫桓虽贵为王爷,但在娇妻面前,他的冷酷架子是摆不起来,嘴上咕哝了一句,可真听话的走向炭盆,把手脚、身体烘得热呼呼地才走向妻子,连人带被地将她抱入怀里。

  “你怎么回来了,不打仗了?”他明明说了要乘胜追击,让东凉人退兵三百里,在冰天雪地里过年。

  他低笑,轻含她白玉贝耳。“大雪封山,我方兵马过不去,对方也出不来,形成僵局。”

  “那这仗还打不打?”一下雪便寸步难行,在屋里躲懒的人都不想动了,何况是到外头刀戎相向。

  “暂时休兵。”打不了。

  “暂时休兵?”所以还是要打,只不过要等一等?

  “冬雪漫漫不适合兴兵,两方各自心里有数,主动退兵好保存实力,不至于仗未打先损兵折将。”彼此都有分寸,知道何时该进,何时该退,不会逞一时之勇白送性命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