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一城主母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39 页

 

  成清宁见了他的惨状和一身的血,怔了一下便笑了,让人扶了他去治伤,并收下他的卖身契。

  张庆丰正式成为王府的下人,在他又昏过去、休养了五天后才开始上工,干的活就是王妃跟前的跑腿。

  不过在很久以后,他很庆幸占到天大的好处,跟着王妃绝对比跟在王爷身边好,心如铁石的王爷不讲情面,该罚就罚,不容求情,可是任何事只要一碰到王妃,王爷的话可以不用当一回事,天大地大,王妃最大。

  而王妃护短,她认定的自己人就不许他人动他们一根寒毛,连王爷也不例外,完全不讲道理的主。

  “越看越碍眼,干脆去势算了。”当个太监也许更适合他。

  成清宁掩口轻笑,“他的伤还没好全。”

  “那你还叫他办事?”还不如卧床孵蛋。

  她面有得色的道:“王府不养没用的奴才,他得证明他有本事,要不我买个庸才来何用?”

  富贵之路不好走,要看他披荆斩棘的决心有多强,人若不争气,给他再多的机会也没用。

  成清宁也在赌,赌自己有没有看走眼,所谓能屈能伸大丈夫,得意时张狂,落难时审时度势,在真正的权势前懂得低头,弯下腰来表现他能为主家做到什么地步,有没有用。

  她不需他肝脑涂地,只要忠心,把她吩咐的事做好,人都有一些小劣根性,不要太过分的事她都能容忍。

  “我的爱妃,你收药材、皮货、香料等的举动我能了解,但是菘菜、萝卜、豇豆是何用意?”她如此的大动作叫人纳闷不已。

  “你看它们长得像什么?”她话中有话的点拨。

  皇甫桓不假思索地回道:“菜。”还能是什么?

  “就是菜。”一堆的菜,堆积如山。

  他剑眉一挑,“军营有军营的配给,想走我这道后门也不是不可,有银子为何不让我的王妃赚?”

  上道。她露出赞许的神情,果然知她者秦王也,能体会她想以银子造山的心愿。“另一种说法是粮食。”

  一说到粮食,他倏地坐直,“你是指……”

  西北有多缺粮食,没有人比他更清楚,若想依赖朝廷的派送,往往是缓不济急,前一批粮草告罄,后一批粮草还在路上,运送之人若不肯赶路,西北军就得自行筹粮。

  而且这还不把天灾人祸考虑进去,若遇逢灾年,收成不好,百姓都没饭吃了还有什么粮可送;或是断桥难行,到处是洪水,大队送粮兵卒到不了边关,绕道而行又要多花上一、两个月的时间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