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一城主母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124 页

 

  一边是秀丽山坡,一边严峻高岭,叫人如何接受?

  “是你要见本王?”

  “我……我……呃,是的,我……我是宁平侯之女,奉……奉皇上旨意入秦王府为侧妃。”他的脸好冷,冷得好像要把她冻成冰块,阵阵寒意由脚底窜起,直冻脑门。

  “本王同意了吗?”皇甫桓刻意将受伤的半面疤脸对向她。

  她一怔,忘了害怕。“为什么不同意?”

  “因为你很丑。”丑不堪言。

  “我很丑?!”她不信的大叫。

  “心丑。”

  她愕然得说不出话来。

  “你刚才说的话本王都听见了,说我丑陋,既然丑陋又何须勉强,本王像是很缺女人的样子吗?”就她那点姿色也敢招摇,还比不上宁儿一根手指头。

  他听见了,他都听见了……那她如何在他心中占上一席之地?“成清宁,你算计我!”

  成清宁侧过头,招手让秦王当她的靠枕。“人蠢能怪谁,你总是太自以为是,认为别人全是傻子,唯你看透了世情。”

  “我是你妹妹,你为什么不顾及我的颜面?”让她在秦王面前丑态百出,丢人现眼。

  “我是你姊姊,你为什么不顾念我处境艰辛,我已经离你们好几千里远了,可是你还是算计到我头上,到底是谁欺人太甚?”她一退再退,退到无路可退,仍然不肯放过她。

  “我……我只是想活……”她气弱的想辩解,却越辩越无力,脑中出现郑克南那恶心的身体。

  那一天,大姊姊带她去参加景阳侯府陈老夫人的寿宴,她只喝了半杯酒便不胜酒力,大姊姊的丫头水兰扶她到客房休息,不疑有他的她没想过有人会害她,沉沉睡去。

  突然间,她感觉下身一阵剧痛,骤然醒过来,就见一个口中直喘气的男人趴在她身上,正对她做着见不得人的事。

  她哭着求他放过她,他却听也不听地继续逞凶,后来她实在痛得受不了,便拿起床上的玉枕往他脑门砸下去。

  那男人晕了,流了一地血。

  她双手颤抖的穿好衣服,打算趁没人注意时离开。

  这时候,有人来了。

  虽然不敢相信,但是躲在床底下的她清楚听见是大姊姊的声音,原来是她蓄意安排了这场肮脏龌龊的戏码,好让人当场捉奸在床,“委曲求全”的大姊姊只好把丈夫让给妹妹。

  她不甘心为什么是她,身为庶女就该为嫡姊牺牲吗?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