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庶女出头天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66 页

 

  “奴婢去喊?”荷叶的脸色变了又变,一脸挣扎。

  “难道要本王妃亲自上场?”也不是不可行,只是她们会更丢脸,堂堂王妃竟如此大呼小叫,成何体统。荷叶面皮一抽,硬着头皮上,“不,奴婢来。”

  连吸了好几口大气的荷叶这才走到门口,面朝外用着腹部的力量一喊。晚风萧萧,夜已宁静。

  秦王府很大,大到让人似乎能听到回音,空荡荡的府邸有如幽谷,风声伴着余音缭绕不去。不一会儿,一名侍卫跑了过来,站在门外的台阶前,中气十足的回覆王爷的传话――

  “王爷说请王妃自行就寝,他就不过来了。”不过来?成清宁嘴角往上一弯,正合她意。

  不过她也要做做样子,表示王妃也有脾气,不是活摆设。

  “烦转王爷,天干物燥,小心火烛,一到夜里本王妃的眼睛就不太好使,看近看远有些模糊,若再盖上个盖头,万一打翻个油灯什么的,请王爷别见怪,顶多烧了一座王府罢了。”她说烧了就烧了的语气彷佛在谈论今儿风有点大,不带半丝火气。

  烧了王府……那侍卫脸色一变,不敢轻忽。“小的这就去回禀王爷。”

  “要快,本王妃没什么耐心。”嗯,这新房有什么东西比较耐烧呢?侍卫的腿脚快如疾风,一溜烟就消失在黑暗中。

  约过了一刻钟,喀啦喀啦的声响由远而近,是木头轮子转动的声音,越来越清晰。

  啪!啪!是重重的踩地声,有人抬着轮椅上阶梯,四道铁杆似的人柱立于轮椅前后,一阵凝肃席卷而至。

  “你要放火烧了本王的宅子?”低沉嗓音虽轻柔却叫人无法忽略,漠然而无情,冷意森寒,冰珠子一般冻人。

  成清宁语带惊讶,“是谁这么缺德欺骗王爷?妾身柔弱得风一吹就倒,比碗重的物事都拿不动,哪来的天大胆子敢触犯王爷你。”唉!不是说不来了吗?怎么又来了,她还得应付他。

  主子柔弱?能在田里跑上一圈,还挑着地肥浇了两畦地才罢手的人哪里柔弱了?两个丫头忍着不抽动眼皮。

  “你是说有人传错话?”

  陷害人陷害得很顺手的她一点头,“肯定有人挖坑,王爷别往里头跳,你有个三长两短我会被传成克夫。”

  “三长两短……”新婚夜她居然诅咒他?坐在轮椅上的皇甫桓手臂一紧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