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庶女出头天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26 页

 

  她爹是朝廷官员,官做得满大的,但官做得再大,儿女犯罪与庶民同罪,没有权贵豁免权。

  虽然她的出发点是救人,可人死了是事实,尤其她还是未说人家的小闺女,就算事后还她清白,姑娘家最珍贵的名声也没了,日后嫁不嫁得出去还是一个问题。

  运气好点嫁人做继室,嫁得远远的,丈夫没什么出息,不嫖不赌,一堆侍妾、继子继女,倒霉一点嫁给半个身子入棺材的花甲老头,那方面不行还要凌虐妻子,将人打个半死好满足他宣泄不了的欲望。

  若侯府学那些看重脸面的人家,直接将人往庵堂一送,从此青菜豆腐常伴青灯,芳蕊初绽便葬送一生,不再有幸识颜色,孤寂度日了却残生,香花未开先折蕊。

  成清宁是未雨绸缪,先自保再考虑人救不救得活,若是拖上一夜还没动静,她真的会把人移出去,找个无人居住的草寮一扔,手一拍走人,不再理会他的死活。

  “人虽小但心够狠。”他相信她做得出来,这世上敢劫掠他猎物的人,唯她而已。

  “其实你是想说我心黑吧!见死不救还毁尸灭迹。”人不自私天诛地灭,她重活一回可不是为了早夭而来。她也不想救人呀!可是他气势太强大了,她只能屈从。

  他想笑,但胸口一阵窒闷感引发抽痛,薄唇抿成一直线。“还不够黑,至少你救了我。”

  说到救人,她满肚子苦水。“好看的大哥哥,要救你可不简单呀!我忙了一整夜找药草,还要想办法撬开你的蚌壳嘴将药汁灌进去,然后你一直喷汗,汗是黑色的,我不停的擦,又要挤药汁……”

  “汗是冒的,血才是用喷的。”一刀划在颈上,鲜血四溅。

  成清宁一瞪眼,不许他质疑她的话。“是喷的,没看见的人请尊重亲眼目睹的人,汗如雨下听过没?你就是一道小涌泉,巾子一擦过又满身大汗。”

  其实她有些夸大其词,正在排毒的人流出一身汗是正常的,她只是气恼困得很却没法上床就寝,为了才见过两次面的陌生人忙碌通宵,肝火旺时脾气就不好。

  “好,是喷汗,不过药草是煎熬,为什么得用挤的?”既然她坚持汗是用喷的,他从善如流。

  一说到这个,她水亮的眼儿瞪大,“难道你要我生火昭告有人中毒吗?你不想声张是有人在追杀你吧?”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