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庶女出头天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19 页

 

  “长得比花还好看的大哥哥,你杀死我的兔子。”小姑娘的甜嗓很软很糯,绵细绵细的。长得比花还好看……除了领头的美男子外,他的随从们都倒抽了一口气,露出惊恐的神情。这小丫头死定了,竟敢拿主子的惊世容貌说嘴。

  “所以呢?”星目微闪笑意。

  “你要赔我。”成清宁灵活的水眸往马上一溜。

  “赔你一只兔子?”以兔赔兔。

  她摇头,“你杀的是我心爱的兔宝,我养了好几年才把它养得这么大,你还害得小兔兔没有娘。好看的大哥哥,我也不贪心,就把你今天猎到的猎物全赔给我,我便原谅你的无心之过。”

  全部?这叫不贪心?黑脸男和俊秀男子互视一眼,从彼此的眼神中看出心中所想:这个小姑娘也未免太大胆了,她知不知道自己面对的是谁?

  “好,给你,只要你拿得动。”黑眸深不见底。

  “为什么拿不动呢?我有马车,只要载得动就好。”没人会笨得往肩上扛,弄得一身血。

  “我是指你。”以她一人之力拿走他所猎得的猎物,不假手他人,不管她用什么方法从他们马背上取下。

  “天哪!那真是个绝顶聪明的小姑娘。”他还没见过有人用一根棍子就能取物,还不用费力。

  “是小有慧黠,但愿她不会自误在七巧玲珑心下。”慧极必折,隐其锋亡方是保命之道。

  “王……主子,要不要属下探一探小丫头的底?”如此聪慧的小智星是出自谁家?

  “不用,路上巧遇而已,我们还要赶赴北大营,为明年开春的战役练兵。”一刻也怠忽不得。

  “是的,主子。”可就这么错过了有点可惜。

  一行七人六匹马,一扬鞭,尘土飞扬,蹄落草飞溅绿沫,一会儿,倒地不起的野草只剩下蹄状的窟窿,人与马已化成天边的一抹黑点,渐渐远去。

  另一方面,大为丰收的兄妹看着堆满马车的猎物,一个眉开眼笑,满眼财迷的盘算着这些东西能得银多少,一个苦恼满车令人作呕的血腥味,这么多的肉哪吃得完,要不要命人把一部分先送回侯府,让府中诸人也尝尝野味?

  “三妹妹,你怎么知道用一根棍子就能将猎物挑起,有的都比你还重呢!”他看得目瞪口呆,难以置信。

  “因为我比你聪明呀!我有脑子,你装的是砂子。”有勇无谋,不知变通。她得意扬扬地接着又道:“《孙子兵法》有云:虚则实之,实则虚之,我这就叫作先声夺人。”一口咬定兔子是他们家养的,毕竟谁也不能证实怀孕的母兔并非家兔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