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庶女出头天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103 页

 

  但是,他真没想过会这么痛,明明她的力气并不大,纤纤葱指看似轻柔地在脸上揉搓推按,可是却有针刺般的痛感,感觉那块疙瘩似的肉疤在她指间一点一点被搓平、拉直、搓平、拉直、搓平……不断地重复同一个动作。

  “等一下我会给你抹上淡化疤痕的香药,它本身带有微香,不浓,一、两个时辰内不许擦掉,等入睡前我再为你抹一次,三个月后你的皮肤就会变得很滑嫩。”那时再换另一种香药,涂抹再加蒸疗法,把瘀血排出,让硬疤变软。

  “宁儿,我不是女子。”在脸上抹香脂像话吗?他要怎么带他那些兵,一人分给他们一瓶香膏,告诉他们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有福同享,有难同当?

  成清宁不理会他,兀自把双掌擦热,贴在他留疤的面颊以全身的重量按揉。“桓哥哥,你真的再也站不起来了吗?若是你腿上的毒解了,是不是就能行走自如?”

  桓哥哥,你真的再也站不起来了吗?若是你腿上的毒解了,是不是就能行走自如?

  成清宁的这几句听来叫人鼻酸的话,不断在皇甫桓耳边回绕,好似她身上淡淡然的幽香,一波一波勾着他的神智,想克制又忍不住靠近,捕捉那唯有她才有的独特味道。

  不是浓重的香气,而是若有似无的气味,想去嗅闻时,它如风隐藏,若不经意一呼吸间,又飘了出来。他真的不能站吗?

  皇甫桓将手放在三年里从未站直的右腿,似怀念又似苦涩的来回抚摸,感受它曾有过的强健。他想站吗?

  这是不用思考就能回答的事,马上征战的男儿谁不想双腿健步如飞,一个跨步便能诛杀敌人于长枪之下,让敌军避走黄沙荒漠。

  可是他的愿望并非当权者所要的,他的伤残令人安心,萎靡不振更是上位者所喜,若是无后,那一位便高枕无忧。

  如果他的王妃是成清仪,无后又何妨,他碰都不想碰她,这样的结果肯定令那一位满意,貌合神离的皇家夫妇。

  但是他的小狐狸肯定是要孩子的,从她对成弘武的宠爱看来,她是喜欢小孩的,想当娘。

  “罗三。”

  罗佑东在家里行三,上头两个哥哥是种田地的庄稼汉。

  “王爷,你喊属下有什么事?”没瞧见他很忙吗?要帮王妃做什么蒸馏器的。

  “去把君无恙找来。”他要用他。他一怔,“君神医?”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