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吾妻是妾(下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62 页

 

  一个父亲把孩子形容为球和鬼,可想而知不喜的程度到了哪里。

  一粒r肉乱颤的圆球坐在朝堂上,能看吗?

  另外一个起码有震慑人心的效果,他苦思多日,还把朝臣叫来询问,这一问才知北越那不毛之地在独彧的治理下欣欣向荣,蓬勃昌盛。

  “把他叫回来!”

  然而,不管京畿的烟硝味多呛人、多不堪,恭亲王府这里全然不在意,因为有更重要的事一一褒曼要临盆了。

  早就备好的稳婆、郎中、太医一个不落的守着,万事俱备。

  独彧如临大敌,对老九劝阻说什么男人不可靠污秽之地太近,根本左耳进右耳出,他就是要守在产房外,不亲眼看见他的小妻子平安,他绝对不走。

  北越的秋天已见萧瑟寒意,主子不肯进到温暖的室内,独自在风中挺着,老九莫可奈何,唯一能做的就是让人拿厚氅给独彧和自己裹了个结实。

  独彧在外面熬着,屋里的褒曼也不好受,她从来不知道生孩子这么难,翻来覆去喊得嗓子都快哑了,肚子也痛得死去活来,痛到后来,她咬牙下定决心只要肚子的崽仔出清,她一定要好好的把他痛揍一顿。

  她痛了两个时辰,从开指到孩子出生这段时间拼命的吸气吐气、吸气再吐气,全身的力气都用光了,最后只觉得有什么东西从产道滑了出来,而她一口气松得太快,眼一黑就昏了过去。

  独彧一听到帮忙的稳婆喊“侧妃昏过去了”,不假思索就往里头冲,谁也拦不住,就连洗净裹好襁褓送到他面前的儿子也没搭理一下。

  产房里因为独彧冲进来惊声连连,他却对那些脏污血腥视而不见,握住褒曼的手抵死不放。

  “曼曼!”他被她苍白的脸色和全身宛如水里捞起来的模样吓到了。

  “王爷,侧妃只是太累晕了过去,没事的。”一个胆子大的稳婆说道,其他的人顶不住,纷纷有多远退多远。

  他那骇人的表情差点把稳婆给吓出一泡尿来,但是她始终死死捏着大腿告诉自己要撑下去,直到独彧把目光转到巫太医身上才松口气。

  巫太医一看见王爷的眼珠子飘过来,连忙道:“王爷还是回避一下为佳,臣立刻着人替侧妃整理,好送她回院子歇息,届时王爷再去看侧妃和世子就是了。”

  “不许弄痛她。”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