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吾妻是妾(下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4 页

 

  他对那些言不及义、吃吃喝喝的聚会毫无兴趣,冗长的公务占据他大部分的时间,还要面见外宾、下属,一个人的时候并不多,能练武、看书、喝一壶好茶就很难得了。

  尽管如此,恭亲王侧妃这名头有多少人想要,不用付出什么就能顶着身分装富贵摆架子,这些不都是女人最想拥有的,她为何不屑一顾?

  在这种冷死人的天气里居然来了个大哉问,王爷,你会不会太不挑选地点和时间了啊?

  “首先,我不讨厌王爷,王爷在小女子心目中并没有任何值得畏惧的。王爷见过家姊吧?你和家姊都习惯以冷若冰霜的态度示人,即便想笑,脸上也找不出丝毫痕迹,但是对我而言,家姊是除了我娘,世界上对我最好的人。”

  在这寒风钻至骨头的冬日,独彧却觉得身体暖洋洋的。她说她不讨厌他呢!

  “我记得和王爷说过,上辈子的我是个爱慕虚荣想一步登天的女子,我想要的都不是我能拿得住、握得牢的东西,可笑的是当我用尽心机得到想要的富贵以后,却狼狼的跌了一跤,跌得很惨,很重。”面对自己的过去并没有想像中那么难,唯有剥开看似结疤的伤口,将积在里面的脓挖出来,伤口才会真正结痂痊愈。

  独彧不知道她为何突然提这个,但他仍很认真听褒曼说话。

  “你知道我最后是怎么死的吗?”她扬着脸问,声音疲惫又脆弱,气若游丝。

  “都过去了。”

  褒曼眼神一黯,“我不是个好人。”

  独彧郑重的摇了摇头。“这世上没有真正的好与坏,只有灰色。”再好的人也会有黑暗的想法,天生的坏胚子谁又敢说他没有一丝善念的时候?

  所以这世界是灰的。

  他的人生也是灰暗一片,喜怒哀乐惧爱恶欲,皆无。

  然而,他看见了她,一道和煦晒得他暖洋洋的光,他想把这样的光留在身边,照亮他晦涅的人生。

  “余生太长煞是无聊,你来陪我吧。”瞧着她黯淡的眸,这样的眸色他不喜欢,他喜欢她那双明亮的大眼暗充满生气。

  褒曼呼吸一室,这个男人知道自己在说什么吗?

  这是求婚,赤裸裸的求婚。褒曼的脑袋都快要不管用了,她刚刚说了那一大串没能打消王爷的念头吗?害她还椎心刺骨的好一会儿。

  但是,觑着他整个俊脸羞红,她的心就这样乱了一拍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