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吾妻是妾(下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3 页

 

  什么叫做你的侧妃,你才是侧妃,你全家都是独彧的侧妃!

  褒曼在心里翻了个大白眼,把沈颉骂了个狗血淋头。这是子虚乌有的事,她最讨厌人家在她身上做记号了。

  “真吵。”他对谁都很直接而粗暴。

  “我说错了什么?”沈颉嘀咕,慢半拍的想到自己这是碍了人家的眼呢。啧,既然嫌他碍眼干么要带他出来?

  好吧,是他自己死皮赖脸非要跟出来不可的,王爷要他识相的闪远一点,他闪就是了。

  沈颉碎碎念着独彧见色忘友,很识趣的走远了。

  一个男人这般啰嗦还真是少见,褒曼算是开了眼界,不由得噗哧一笑。

  “跟本王来。”独彧眼色像刀片刮过,领着她走到染坊后头。

  染坊后头就是一块畸零地,薄薄的雪铺着地,独彧这时有点后悔,怎么自己就选了这里?

  他感觉了一下风向,又偏头看了眼褒曼有些单薄的衣着,遂解下自己的大氅披在她身上。

  可褒曼真的不冷,她看起来纤弱单薄但身体很好,来到骈州这么久,她来来去去的跑,一次风寒也没有得。

  但是独彧的眼神太强大,好像只要她一拒绝,身子就会被他的目光戳出一个窟窿似的,所以她很温驯的接受了他的“好意”。

  “王爷可是有话要跟我说?”

  独彧盯着她没说话,心里不由得想,他的衣服穿在褒曼上还真合适,虽然宽大了些,但是她这模样让他欢喜。

  是的,欢喜,那是他活了两辈子都没有过的感觉,很单纯的因为替别人做了什么而觉得喜悦。

  然而,他不喜欢她对着别的男人笑。这点叫她往后一定要改。

  她仰着小脸看着他的神情专注而认真,这促使寡言的独彧绞尽脑汁想说些什么主动和她攀谈。

  这种动力也是生平头一回。

  “你拒绝本王,不想当本王的侧妃。”他一双黑眸直瞅着她。

  “是,我不愿意。”她嘴角微抿,大方的与他对视。

  对于他突然来记回马枪,她头痛极了,好不容易圆了过去,他还来追根究柢,这不像一个王爷会做的事。

  她没有美到人神共愤的相貌,性子也和温柔贤淑搭不上边,只是抱着与人为善,你不惹我,我不惹你的态度过日子,这样的她,满街随便找就一大把,也不知道自己怎么就入了这位爷的眼?

  “为什么?因为本王令你畏惧?”这世间除了老九和少数几个人,并没有人会主动亲近他,他也从不掺和那些人的活动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