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吾妻是妾(下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1 页

 

  第九章 求娶娇妾(1)

  朝阳院。

  手握狼毫的毛笔因为停滞时间过久,一滴墨汁滴下来弄脏了奏折。

  老九见状,赶紧把独彧手上的笔拿下,把折子拿给下方的小厮,让他去弄干净再把折子送回来。

  左右是一份无关紧要的折子,倒也无所谓。

  “殿下?”主子那表情可以解读为困惑吗?对纳侧妃一事,主子本是觉得褒二姑娘肯定会同意的吧?

  堂堂亲王想纳个妾室就像养只猫狗那般容易,会拒绝的一定是脑子坏了。

  那褒正涛一家子脑子不只坏了,还坏透了。

  “她可说了什么?”

  没头没脑的话,老九却听得懂,“这位褒二姑娘未免太不识好歹了,殿下愿意给她殊荣,居然推辞不要。”

  “说人话。”

  独彧简简单单的三个字,却让老九明白殿下不高兴了。他不敢再插科打译。“褒二姑娘说长姊未嫁,断无妹妹先出阁越过姊姊的道理。”

  不是嫌弃他别处,只因姊姊未出阁。这理由让独彧郁闷的心自在多了。

  “那就替褒家大姑娘找个对象,在最短的时间内嫁出去。”他说得云淡风轻,好像嫁人像吃块点心那么简单。

  他说的容易,老九却为了这事差点忙断老腰。

  褒正涛是个四品官,官阶虽不大,可好歹是个知府,褒大姑娘的夫婿哪能从平头百姓里挑。而殿下的那些臣子撇去年纪大的不说,年纪相当的多有家眷,让褒大姑娘屈就妾也不好。若是退而求其次在亲卫中选一个嘛,练武的一个个都是大老粗,娇滴滴的姑娘,谁愿意嫁一个舞刀弄枪的粗人?

  唉,没想到牵红线当月老的活儿也不容易。

  想来想去想破头,老九只好让文官和武将把麾下那些还未娶亲的儿郎的生辰八字、家中人口几何、产业多少都给问过,然后造册呈上来,他再来挑选合适的对象。

  为此他没和宣姑姑少抱怨。

  宣姑姑是见过褒姐的,只觉得老九异想天开,那是个国色天香的姑娘,无论气度风华:言谈举止都为翘楚,哪可能在老九的安排下就随便出嫁的。

  老九那边忙得不知今夕是何年,褒曼这边却丝毫不受影响。这段日子她把生活重心放在染坊,两、三天就会去一趟,那些师傅在她的教授下逐渐找到窍门,有的也能举一反三创造出个人的独特风格来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