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吾妻是妾(上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71 页

 

  当然,在专业就代表着有饭吃的铁律下,这是人家的饭碗,谁敢让褒曼教他就是抢人饭碗,但是看到这么漂亮的染布,谁又忍得下心里那股蠢蠢欲动?

  褒曼却没打算藏私,中国人有个习惯就是不论做什么都要留一手,留来留去,不用几代,精华就没了,许多技法的失传都和这种心态脱不了关系。

  但是一口气全教给别人也不可能,还是要循序渐进和有节度,毕竟她还是得先喂饱自己。

  “等我回去记下用料的顺序,再说给你们听。还有这里的染料也要改进,这些都等我整理好再一并过来和各位大叔、大哥们说。”

  因为染料不齐全,她只能调出十几种不同的色,要是能把她需要的植物材料找齐,她能染出的布颜色会更丰富,色彩更明亮。

  那些师傅完全没想到褒曼愿意把这本事教给他们,一个个收敛了起初的不悦表情,只差没把褒曼给供起来了。

  独彧一个命令下去,让那些上山摘找植物的染料人按着褒曼给的单子,把她要的那些草木搜罗回来,处理后静待褒曼下回来调染。

  上了马车离开染坊后,独彧轻轻问道:“你上辈子也会这些?”

  褒曼看着自己因为染布吃进颜色的十根指头,在独彧还没察觉前就把它藏了起来。“上辈子我的心思都放在追求虚荣上面,对于靠自己的双手赚钱半点兴趣也无。”听一个女子说自己爱慕虚荣还真是不容易,“你看起来不像。”

  “不像吗?就像坏人也不会在脸上刻个坏字,但这辈子我不了,我再也不靠别人,我要靠自己的双手过我想过的日子。”

  以前觉得想要的东西向别人伸手很容易,却不曾想过哪天那个人要是不愿给了,自己又怎么过日子?

  独彧望着她,似在沉思什么,她也兀自沉默。

  染了那么多的布,两臂和腰都疲得不像自己的,加上她思绪浮沉又被舒适的马车颠摇着,不知不觉就在独彧的肩头睡了。

  这时的她不会知道素来寡淡的恭亲王爷平常爱洁,是不让女子轻易靠近的。

  他既然让褒曼糊里糊涂的靠着睡了,咳,是要负责任的。

  这责任还是一辈子的。

  从亲王府回来的褒曼并不觉得日子有什么改变,硬要说的话,就是姊姊追着她问和恭亲王去了哪里。

  她对于自己比妹妹先回府一直耿耿于怀,感觉没有尽到保护妹妹的责任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