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美狐王(下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2 页

 

  不可能啊!

  他从未掩饰他对红缳的执念,虚元破碎后的他思绪更是直来直往,他要红缳,非红缳不可,就表示在内心,那名赤狐少女占着极大份量,成为他的心魔。

  她劝阻不了他。

  她说穿了只是一具凡胎俗骨,只是气血饱满的“炉鼎”,只是是

  那日允婚,你我就已是夫妻。

  他说的这一句突如其来地荡开,在脑海里,在耳畔边,他对她那样说过。

  既是直来直往了,他可能欺她、骗她吗?

  心思越发紊乱,瞠圆的眸子覆上一层潮润,说是不哭,泪仍从眼尾滑落。

  她想信他,应该信他的。那日对他求婚,她与他已成最亲密的两人。

  那颗涵养千年的内丹,你收了去那就是聘礼。

  思绪与胸臆间,忽而落下万钧雷霆,震得神识凛冽、心魂灼烫。

  她收了他的聘礼,一份上天入地、没谁拿得出手的绝世聘礼,他视她为“炉鼎”,却把命交到她手里,还能将她让渡给谁?

  泪越来越多,她发狠闭上双眸,一口气将那些太软弱的东西挤出眸眶。

  心血涌动,气海鼓伏,瞬间,她的神识御风般跨入一道虚空。

  在那灵寂虚空之地,她像化在风中,没有躯体,但五感十分真切。

  她双目能视,两耳能听,鼻间嗅到的是潮湿腐败的气味,她张口能言却不敢喊出,因眼前灰扑扑的一幕,白凛仍盘腿席地而坐,但他抬眉扬颚,雪发似水中草轻曳浮荡,他细长双目正望着面前一名黑袍男子。

  男子五官极其邪美,轮廓精致,眉间有一点朱红。

  玄宿。

  秋笃静想再靠近过去,但没能办到,彷佛那两名男子的对峙被无形结界封住,任谁也无法侵扰。

  “你终于现身。”白凛面无表情。

  “为了你,总得现身。”玄宿似笑似叹,黑袍微动,袍摆底下亦是一双裸足。

  他缓步朝白凛跨近。

  “你也仅能在灵寂虚空现身,不是吗?”白凛似语带嘲弄,面上仍淡漠。

  玄宿因他这话明显一怔,但极快宁稳――

  “你是何时看出我真身已灭,仅余真元?”

  白凛不跟他拐弯抹角。“你在红缳身上入魂,以她代替你,当时已觉古怪。”

  “噢?愿闻其详。”

  “你本性多疑,谁也无法信任,却把一丝魂魄交出,想来是万分不得已只好如此为之。”

  玄宿笑笑道:“还是你知我、解我。红缳虽一心向我,可惜还是不好使,她道行毕竟太浅,又为阴身,与我交融不下。若是你来,咱俩定可合而为一。”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