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美狐王(下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1 页

 

  第11章(1)

  不、不!她秋笃静好歹是峰下城“第一女铁捕”,好歹是巡捕房新进们的“小教头”,流血不流泪,岂能轻易就哭?

  稳住思绪,她尽可能不动声色察看。

  要从赤沙地出去,不可能。

  出口应是八条通道里的其中一条。

  忽见一叶绿光晃过,定睛再看,依稀是几日前逃过她的“化炼”,而被白凛吟咒后放回的那叶精魅。

  它晃了晃的,忽左忽右,突然飞向某一处通道。

  秋笃静见它停在那儿闪烁,竟有种荒谬又真实的感觉,好像它在对她眨眼,正等着她跟上?

  那叶绿光精魅不带恶意,她能知道,却不明白它为何这么做那条通道是出口吗?它为她指路,想领她出去?

  眼下踌躇无益,一切只能先闯再说。

  她矮下身打算将白凛驮起,两手甫去拉他的臂膀过肩,一股麻软毫无预警袭上,她倒卧在他盘坐的腿边。

  全身失了力气,但神识仍清楚,秋笃静知道自己并未受伤,而是中了术法。

  “姑娘想把白凛搬到哪儿去?话都还没说完不是吗?”

  她听到玄宿幽然低问,发紧的喉头出不了声,双眸尚能眨动,却只能直勾勾、由下往上望着白凛轻垂的面庞,他犹自闭目抿唇,看不出表情波动。

  虚空中,玄宿声音再起,闲适带笑一般――

  “你问我要红缳,不如就拿你的“炉鼎”来换。她身上虽染遍你的气味,仍有极香的血气溢出白凛,你这座“炉鼎”很不错啊,莫怪虚元碎裂却能如此迅速恢复。用她来换红缳,你我都不亏。如何?”

  玄宿话中的“她”指的是谁,秋笃静内心再明白不过。

  心怦怦重跳,在左胸中冲突不歇,撞得她胸骨隐隐作痛。

  她竟在害怕,惊惶引发的刺麻感点点在肤上铺散开来,于是头皮麻颤,指端渗凉,连齿关都禁不住要格格颤抖,非常、非常地难堪。

  她为如此软弱的自己感到难堪。

  那声音彷佛歌吟,白凛嗓声一直是好听的,不管虚元碎裂前,抑或重建后,清冽中总有她能寻到的淡漠温柔。她听到他回答――

  “你要她,请便。把红缳给我。”

  玄宿又笑了。

  秋笃静觉得也挺想笑的。

  明明气息像进不来肺腔,明明胸房刺痛、刮痛、拧痛、烧痛种种的痛轮过一遍又一遍似,她却想哈哈大笑。

  直望他那张清俊玉庞有什么用?想从他脸上读出什么?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