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美狐王(上)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97 页

 

  虚空中一阵静默。

  半晌才闻玄宿笑语,笑声干涸了些,彷佛流不动的沙河。“我一直要你,你是知晓的。”

  “你的入咒术与黑刹之气对我无用,如何得我?”

  “自然是要你心甘情愿。”一顿。“白凛,你说我那些伎俩派不上用场吗?呵,可是总能令你虚弱一阵不是吗?趁你病,能要你命啊,你以为我设这陷阱做甚?正为迎你入瓮。当日将你拖进幻境,一击未中,实是我小觑你,却知你定然寻来,你那时没留神吃了亏,今次依旧重蹈覆辙。”叹气,像当真替他惋惜。“你性情高傲自大惯了,是学不乖地,只得一次又一次马失前蹄。唉,还是嫩了些。”

  又陷入一阵静默,直到玄宿淡淡的、颇愉悦般打破沉默――

  “你现下元神虚浮、无法动气,我能轻易取你性命。当然,如果你肯敞开心魂神识迎我入内,你我便可化作一体,你可以是你,亦能成为我,只要你我共修,要驭天霸地、寰宇称王,指日可待。你觉如何?”

  也就是说,玄宿大魔准备破罐子破摔,白凛不从的话,仅死路一条。

  秋笃静凝神去听他们两人对话。

  洞穴中,玄宿自始至终未现身,连藏身何处都令她无法推敲。

  白凛则成石像般端凝不动,她悄悄去探他的鼻息,竟似有若无。

  他曾说过,玄宿的元神入咒术以及黑刹之气,用在他身上难收长久之效。但他同样会虚弱、神识浮动,需静心入定才能自解。

  可此时此刻他如何静心入定?如何自解?

  他若无法自解,她又该如何帮他?

  “我要红缳。”

  当一颗心为他的处境紧缩焦急、动荡难安,当全副心神都在思索着该如何带他脱身、怎样才能助他一臂之力,秋笃静实没想到会听他固执又说出那一句。

  玄宿一出声,他即刻便问红缳下落,她心是绷紧了,但也明白那赤狐少女是他所选,他也老早跟她说过,势必寻回红缳

  于是她不去在意他与玄宿之间关于红缳的对话,听得满心的不是滋味,满口的苦与涩,那是自己修炼不够,道行太浅。

  她该眼观四路、耳听八方,专注现下情势,而非受感情摆布。

  没想,他竟又重使这一招。

  我要红缳。

  清漠漠的冷音如白泉飞瀑,是好听、悦耳的,然,杀伤力强大无形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