精书网 > 千古娘子现代夫
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
白天 黑夜

第 2 页

 

  今年的雨季来得特别早也特别久,最长的一场雨,足足下了一个月都还不见消停,放眼整个齐城,无一处干爽,人都要霉了。

  然而天气就是这样古怪,要下雨就是铺天盖地的下到底,可说停,转眼也就真停了。早上醒来,连日的倾盆大雨只剩屋檐下偶尔发出的滴答水声,久违的阳光也跟着从云层里探出头来,耀眼亮黄的光泽,暖暖的洒在每一个角落,百姓脸上都绽放出笑容。

  柳荫大街是齐城的市集所在,昨天这儿还冷冷清清,托好天气的福,一早便摩肩擦踵人潮不断,各式各样的食肆小摊叫卖声不绝于耳,百姓上油行打油的打油、到客栈吃酒的吃酒、进绸缎庄裁布的裁布,街头巷尾闹腾得厉害,一点也不输给年节时候。

  素有天下第一镖局美誉的“一风堂”,就位于柳荫大街上。

  那是一座高门大屋,偌大的建筑分内外院,外院属于镖局,堂内总镖头、镖头、镖师、趟子手众多,个个都是走遍大江南北、阅历丰富的资深老手。内院则是私宅,亭阁台榭朴实清新雅致。

  西暖阁里,女子穿着青缎袄儿、浅玫红的花绸裙,面目贞静的端立于黄花梨木长桌前,红酥手握着一笔杆,玉腕高悬,潜心练字。

  年逾六十的白发老夫子就坐在一旁,端着一身老学究的文人风骨,看来严肃又八股。

  “一年之计在于春,一日之计在于晨,早上最是神思清明,是以古有祖逖闻鸡起舞,有……”偶尔脑袋不济事,一时忘了要说什么,老夫子索性轻咳几声当作掩饰,等咳完了才又说:“总之,早上用来学习,最是事半功倍,丹菲莫要辜负大好时光。”老嗓既缓且沉,说完话,还不忘装模作样的抚了抚那把长须,好像不这么做,就不能彰显他的德高望重似的。

  天呐,又来了……耿丹菲忍不住在心里叹气。

  这些话,老夫子成天挂在嘴巴上,听得她的耳朵都要长茧了,不过,叹气归叹气,乖觉的小嘴儿可没忘记回话―

  “是,夫子。”端的是一脸受教貌。

  耿丹菲乃一风堂已故大当家耿一风的掌上明珠,芳龄二十的她,至今仍待字闺中。

  因为幼年丧母,打她有记忆起,就跟着阿爹押镖走过不少地方,耳濡目染之下,她很小遂立定志向,将来长大定要像阿爹一样,当个令人信赖倚重的好镖师。

 

上一章 下一章
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